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645|回复: 69

揽尾杂议(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8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揽尾杂议(二)

 

沁园春 酬慕容君寄赠

一斛珠

字敛珠光,书凌剑气,来寄长宵。为池萍相记、春风易改,摽梅应笑、秋水前朝。一纸新词,空屏微火,照我莲红犹未凋。谁援笔,将七年云月,写上鲛绡。

如卿国士丰标。纵诗价量珠未始高。谢明月寻人、香尘随马,传灯海市、沉璧惊涛。驿北天南,可堪笑忘,回马桃花雪尽消。待他日、向江湖抚掌、再认青袍。

 

【天台评】

阿珠这篇长调,是近期一篇优秀文字,雅切工稳、俊逸清健,婉丽处不失高标。作为酬答文字,技术上它几乎是完美的、范本级别的,这种抒情方式,千百年来为无数才人反复使用着、并把它完善到无以复加。

俺与阿珠交往不算多,文字却也常有拜读,在京饮宴时座上,亦有人提及阿珠元气之盛,于巾帼阵中绝少匹敌,人也睿智、大气。

这些俺一概同意,罢罢罢,且拶起来。

毕竟聪明过人,阿朱回避了干瘪的典故陈述,使用的是形象-她知道诗是形象思维的产物。

然而,珠光、剑气……鲛绡、诗价量珠、明月寻人、香尘随马、传灯海市、沉璧惊涛、回马桃花、江湖抚掌、再认青袍……通篇所用,皆从意象库存中信手拈来-这与“形象”的原义毕竟是两码事。作者的全部任务,乃是圆熟地统筹安排这些意象,使之优雅合度地传情达意。统筹安排的能力越强,则越接近传统对诗的定义,最好是把全身罩门练到消失——没有、或看不出缺点的诗=好诗。阿珠这篇沁园春,在前面所提及的传统范式中是成立的、自足的,大量名篇作为援例给这种抒情方式提供了存在的合理依据,大量读者亦完全认可这种抒情方式,而且认为:诗词本来就该如此。

感情躲藏在借来的美丽意象丛中,躲闪着、影射着,这些现成的象征意象本非心血呕成,价值有限。致命的问题是它缺乏赤诚,诗固然可以由诸多元素构成,赤诚,却是绝不能缺席的一个。当然,人际酬答总是有保留的,可堪赏玩、合情合度即可,蕴籍是一种距离,一种俗成的礼仪样式,它不一定虚伪,情感却总是有所保留的,它在作者下笔之前就注定了这样的命运:就连作者亦将很快把它遗忘,它与其说是诗歌,毋宁说是一种“类诗的雅文”,一种并不特别耗费智力的游戏,类似斗军棋。

游戏皆有终局,一般来说,作者们的热情会在收缩型的写作模式中燃烧一个时段之后自此熄灭-作为享乐主义者、消費者的身份与诗共处的必然结局,而这个结局是美好的,无限浪漫的,作者们遥遥窥见、记住了了诗魔魅力无限的一个背影,却幸运地未曾与之正面遭遇。若诗魔之毒溶入血管,诗人惟以诗为灵魂救赎,孤独如黑暗中之德考拉。

名言曰: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故,诗人都是可耻的。

俺等大好青年(嘿嘿),绝不甘沦为可耻的人。

而且,如贤人杨柳困言:珍惜生命,远离诗人。

阿珠嘴一撇:就这篇酬答文字,也劳天台兄煞有介事小题大做?

俺说:正知道你不在意,特地抓来上刑。

而且,这类文字俺自己就做过不少,为避变态之誉,就不自灌辣椒水了。

也正因为,并非人人都能做到不在意,网上网下,这种“类诗雅文”浩如烟海,有形似桂冠之蜗角,不少人还为其打破了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片如写陈家洛,下片如写黄药师[em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8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以前说是学诗莫入红楼,而今多了一戒:金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家洛我不喜,黄药师我不如.

如卿国士丰标。纵诗价量珠未始高---- "卿"字的用法值得商榷.< 世说>:"王太尉不与庾子嵩交。庾卿之不置。王曰:“君不得为尔。”庾曰:“卿自君我,我自卿卿。" 如果题目中用"赠慕容君",则词中不宜复"卿"之.后来题目改为"赠容容",就搭配了."丰标",作"风标"亦可,山谷句:"风标公子诚自多",写照啊写 照:) "量珠",语感不纯,作"珠量"好.

朱朱这阙填的时候有注意平仄,但用的本子好象跟我用的不一样.词里用的本事较多,不一一注来的话,不易为读者深刻理解.当然,即便是只看字面也已经很好.

金庸诗词很好,更确切地说,是国学功底好.随便举他用作小说章回题目的句子:"谁无痼疾难相笑,各有风流两不如". "老衲山中移漏处,佳人世外改妆时".均可传诵.而且我非常怀疑,竹联帮老大陈启礼的挽联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当然,人际酬答总是有保留的,可堪赏玩、合情合度即可,蕴籍是一种距离,一种俗成的礼仪样式,它不一定虚伪,情感却总是有所保留的
"--- 我个人欣赏这种有保留的态度,就象我喜欢罗文谭咏麟张国荣梅艳芳,他们的演唱不是为了去感动谁,只是在唱给自己听,旁人喜欢与否,是不重要的.骄傲地矜持.用老话讲,这叫"范儿".

" 它与其说是诗歌,毋宁说是一种“类诗的雅文”"--- 如果酬答之作都如此归类,则古典名篇要大遭删减.按此标准,山谷的"平生端有活国计,百不一试埋九京",简斋的"万事莫论兵动后,一杯当荐菊残时",香宋 的"当作楞严经卷读,老无他路欲安归",沧海的"上将高谈横海坛,经师换讲名山席",都只是"类诗"而已.我不认为"作者亦将很快把它遗忘".至少作为读者,我会将他们作为真正的诗牢牢记住.

补充说明一下:与天台兄素无杯葛,而所见大相径庭,
口味不同而已.对网上"什么是诗","诗将向何处去"之类的种种讨论,从来不曾参与.这次是因为天台兄所选其人其作,都与在下略有关系,是以犯颜直陈,幸勿见怪.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7-8 19:40:3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8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容兄客气了:)

兄所言“所见大相径庭,口味不同而已”之说,甚慰俺心,若言俺有什么想法,那么大概亦就是多元、人本而已,美本参差多态,谈诗之地,犯颜二字又从何说起。

确实是因为口味殊异,兄举黄袁赵丘诸子数句未能如打动兄一般打动俺,是的,仅断此数句,俺并不认为它们带有多少诗味。同时,阿珠毕竟尚未能酬答出这种水平。至于兄认为金庸那几句可传诵,俺多少有点惊讶。俺在回帖中提及金庸,亦非论其诗才,乃言其小说所熏化之时风,诗者若自陷于其角色,于虚妄中求诗,比之优孟衣冠,那是更等而下下了。

另,查家穆旦才是俺曾心仪之诗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慕容兄把查慎行的诗套在金庸身上。。
金庸的诗如其天龙部分,如下:

水龙吟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
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
王霸雄图,血海深仇,尽归尘土。
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枯井底,暗泥处。

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
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
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
教单于折剪,六军辟易,愤英雄怒!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
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
王霸雄图,血海深仇,尽归尘土。
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枯井底,暗泥处。

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
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
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
教单于折剪,六军辟易,愤英雄怒!

何称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意COPY二次。。。呃,害我自己看着怎么这水龙吟很长。

问候下慕容兄先,许久不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以前同天台兄没打过什么交道,如今一见面就唱反调,难免存份"白首相知犹按剑"的小心:) 兄既不见怪,自当是宾主尽欢之局.

前面举出的几句,均是以句代篇.黄丘两作是七古,且丘作恶长,全敲出来太耗时力,关键是我当前也背不出来....赵作是七律,题石遗诗话,倒是可以观一下完璧,不知道能否引起兄的共鸣:
故人各各风前叶,秋尽东西南北飞.
今日长安余几个,前朝大梦已全非.
一灯说法翻千偈,孤夜招魂向四围.
当作楞严经卷读,老无他路欲安归.

我举的四篇里面,还数这篇感情流露最多了.如果"有保留的感情"就不算"赤诚",而无赤诚则不成诗歌,那么它们确是不合乎标准的.不过在我来说,追求的是"技而进乎道","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语十年灯"这种绕着圈子说话的方式,要比直截了当的"好久不见,我很想你"更能为我所接受.

金庸是我少年时膜拜的对象,如果不是迷上他的作品,也不会对阅读产生兴趣,更不会接触诗词.我所举的例子兄既不以为意,自当再归结为"口味不同而已".

弟素孤陋, 竟不知"查家穆旦"何许人也.还烦天台兄指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都不知他是引用他祖上的诗:)
不过就看"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也很有风情啊.
也问候困困,真是好久不见了,你都老了,胡子都这么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在江湖飘,整天心高吊,晚上睡不好,那能不速老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8-23 06:54 , Processed in 0.018352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