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天台

揽尾杂议(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8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穆旦本名查良铮,是金庸的族兄弟。现代诗人。

[em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前就去朗月,可这么多年,与天台兄其实一直不熟悉。有一点却始终敬重,天台兄评贴不欺心,至少我看到过的有限的一些是这样的。虽然确因口味不同在某些方面意见相左,但一针见血处也不由人不佩服其目力。于我而言,天台兄在旧体方面可能更加前卫,所以对传统的困守甚至抄袭批判得更为严厉。不似我,只迷恋于对传统的继承和发扬,每每惆怅“留心学到古人难”,不解站在更高的位置去否定去革新。
阿朱的词风,如果让我最快最简短的说出第一感觉,那就是“华丽”。在网上我没有读到过比她再华丽的旧体女子。一支华丽的笔是很难企及的,这是阿朱的天分,想必亦是个性使然(我总觉华丽的人性情中必定杂有激越的成份)。但华丽背后的一分脆弱也是不易隐藏的,于天台兄的部分评语中,可以找到。

另外很题外的想表达对重见慕容的欢喜(“重见的欢喜”比较有阿朱华丽风格罢?近朱者赤),见到你说话作事还跟从前一样,心里很温暖(这句就还原于我的平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8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茶花满路的那个,也是宋人的句子。以前在金庸江湖上有看到全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9 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容兄提起黄诗乃七古,依稀记起是赠范文公之子赴任庆州的一手。酬答之什,最易入雅文之病。而兄所示赵熙一律,及山谷寄黄几复,确能引俺共鸣。然,此二诗都不能说是纯然酬答,酬答只是轻轻一掠,以抒怀身世为主调,托兴遥深,其感人之处,能无赤诚?俺只能说,这恰恰是赤诚不能缺席之证明。

赤者,赤子之心也,以后人九窍心腹,返璞难,归真更难,诗格日卑,灵根枯萎,但吮食风露而已;诚者,不欺人、不欺己、不欺心也。舍赤诚于先,技能达道乎?

兄可能把俺所标举之二字,误认作一种猛烈、粗糙的表达方式了,才有"好久不见,我很想你"这样的联想,如果是这样,那也太搞了:)

桃李春风,江湖夜雨,那并不仅是绕着圈子表达,表达仅是语言的基本层次,表现则是更高的层次。

再说下金庸,其实俺也是金迷,不过俺知道,如果把自己不自觉地代入金庸书中某个角色,扮演得再惟妙惟肖,却是写不出象样的诗来的。网上这种文字一搜几车皮,练练笔没事,别把它当真就行:)

穆旦条目,谢老孟代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9 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依依来了,甚喜:)

古人三立,俺是一样没有,而见今人多破人之功、之德、之言求自立者,俺亦凛不敢从。这个新地方俺叫烟锅命名摸象,就是自知诗途之上俺不过盲人而已。虽盲,却也不甚以为耻,揽得一尾,俺还是会大嚷:“大象就象根绳子”的,纵腾笑方家,俺亦必有所得:)所以,依依言更高的位置,俺是一定要出溜下来的:)

俺最希冀的,乃是有人也喊出大象其实象一堵墙、几根柱子……摸的人多了,大象的长相不就暴露了嘛!怕就怕有人高屋建瓴胸有成竹地拍拍俺后脑勺:孩子,别摸了,大象的样子就跟你那个玩具老鼠一样……

有一次俺飘飘然觉得自己也前卫了,却被某人一语喝破:你骨子里不就是个老古董!嘿,好生没面子。

其实,俺在网间曾尖刻批评、却由衷敬服的一位,乃是一向以复古为己任的季惟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7-9 3:07:10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9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孟啊(注意区别此贴内另一位老孟),我还跟从前一样,那是光阴虚耗,略无寸进的表现.你的平凡,是繁花落尽,铅华洗净的从容,比不了啊比不了.你看着我温暖,我看着你也温暖,咱们就对着屏幕暖和暖和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9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台兄,我所提山谷之作确是送范德孺知庆州那一首.昨天回家翻了翻书,发现前面引用的诗句中有错误:简斋的应是"一杯当及菊残时",沧海的应是"经师别换名山席".引四处诗弄错两处,真是不中用了.惭愧.

与兄的意见分歧现在大概可归为两点.其一是酬答诗词与雅文的区别.这其中的区别让我高屋建瓴地讲出个纲要来,我是做不到的.其二是赤诚是否创作的必要条件.作个比喻吧,可能不恰当.比如我很爱我家窗台上摆的一盆花,狂爱,我想把它画下来,我可以事先为此斋戒七日,沐浴焚香.但我还是画不好,因为没那功力,情感不能转化成技术.兄是画家,看我很苦恼,本着光明顶上黑求恩的菩萨心肠,三笔两笔替我画好了.虽对此花虔诚远不及我,然笔下境界岂可同日而语哉.

有点迹近抬杠了:) 这也是网上普遍模式:靡不以讨论始,鲜不以吵架终.我与兄当避此巢窠.

与兄倒是有一点共识:惟斋先生也是我在网上敬服的一位.虽然他的一些作品我看不懂,但我自认是学养不够.我没有象他一样以复古为己任那样高自标持,"二三子外我谁亲",于我便足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9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午休时间,再看了遍天台兄的回贴,觉得自己还有点想说的.

主要就是关于"赤诚"问题.我说我追求的是"技而进乎道",天台兄则认为"舍赤诚于先,技能达道乎?" 我一向缺乏创建,只会拾人牙慧,那就还拿山谷的诗说事儿吧---顺便提一句,苏无名兄曾说我"诗宗宋人,而独爱丘沧海",这里面可能有点误会,我最爱的还是黄山谷---山谷有一首观棋的诗,中二联是"心似蛛丝游碧落,身如蜩甲化枯枝.湘东一目诚堪死,天下中分尚可持".水中着盐,点铁成金,那不必说了,且纵横捭阖,真个是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我觉得七律写到这个地步,那是入道了.但我不能够体会得到他的"赤子之心"及"不欺人、不欺己、不欺心"的态度,这太郑重其事了,感觉他就是写着玩儿,且首尾二联处理得轻松愉快,还调谑.

技术就是技术吧,是可以不依赖于其它条件独立存在的.可以说蔡京人品不好,但不能说他字写得不好.可以说林彪不赤诚,但不能说他仗打得不好.这跟写诗的道理应该差不多.

不好意思,很久不上论坛,话有点多.而且脑子不利索,一是反应慢,二是罗里罗索说不到点子上.天台兄多担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9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拙作在这里示众,真是惭愧,不延伸探讨了,就词而言天台先生的指控我完全承认

 

慕容君作为特定读者,在阅读中可能有代入感,这个视角所唤起的感触,也许不同于他人,故不肯接受“类诗雅文”的定义,,,,总之我深觉抱歉,即使仅仅是技术活,也应该写得更好些,而我确有赤诚之心,只是未能出以赤诚之笔:)

 

另外看见依依,非常高兴,但是华丽,,我大吃一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10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问安阿珠,恭喜复祝福:))

俺哪有那般守法,指控程序早跳过了,直接上老虎凳,嘿嘿。阿珠自不必反过来抱歉,慕容兄入彀,正合俺心:)

[em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8-22 21:36 , Processed in 0.012724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