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天台

揽尾杂议(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7-10 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答慕容兄:

若总担心由讨论而吵架,那未免也太小看在下了:)

慕容兄归纳了分歧之两点,俺看只有一点:诗的界线在哪里?

兄这个画花的比喻,有一点含糊之处,即具有赤诚的诗=好诗。事实上,俺只把赤诚作为好诗的一个首要条件,而非产生好诗的保证。就依兄的比喻讨论罢:兄不善画而俺善,OK,俺明确地回答,此时不善画的兄的笔下与俺那没有虔诚却圆熟的三笔两笔,都是劣货,兄是心热手低,俺却不过是麻木地做了几下广播操而已,有何境界可论?但,狂爱、为此斋戒七日、沐浴焚香的兄,画出一张好画仅是时间问题。

其实俺写这篇拙文,针对的乃是时风,本无意把今人古人胡子眉毛一把抓,更无意以今人标准去删削古代名篇,那将会是挺搞的:)不过,慕容兄谈兴方浓,俺有缘相陪君子之侧,老家祖坟也当青烟袅袅了,嘿嘿。

黄山谷是俺早期非常崇拜的诗人(写字在他帖下也用过五七年工夫),当年还写过文为山谷诗力辩。俺既喜其硬涩斩截奇横之美,更喜他的优点与缺点如此分明显露、毫不掩饰——似乎他从来没有打算改正他的缺点。而后来的江西诗派没有学到他的优点,把他的名声放大的结果是放大了他的缺点,老黄其实挺冤。

老黄沉沦一生,朋友不敢与之来往,出笔下郁崛之诗,因了胸中嵯峨块垒,这实在非一般人可理解,他的后人中,诗酒风流辈强学其风格以炫学,实为不智。江西诗派之病,与老黄毫无关系,什么一祖三宗他大概也没料到。他当过史官,学问确实是相当的牛,要他装没文化他也装不出。在政治迫害之中,他也没弯下腰来,《书摩崖碑后》原是真打算往碑上整的,吓得同行人苦苦拖住——这样的人格,岂能说与赤诚无关?对这样的诗人,岂能不郑重其事?

黄山谷是一个绝对值得注意的诗人,很少人能如他那样,明确地提出个人的艺术主张并身体力行毕生,按如今的说法,那就是所谓“实验诗”了,点铁成金、无一字无来历云云,那是他腹笥实、性固执的体现,是一种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纪晓岚论山谷:因学所碍,肝肺中流出者不多。金性尧先生也说得客观:点铁成金,成色不算高,反而还是他那些随性情而作的作品打动人心(手上无书,以上举皆为大意)。然而,缺点并不丝毫减低俺对老黄的敬意。

黄山谷标志着一个中国诗歌的转折点,诗人的宗派风气在他身后的名下诞生,以学问为诗,诗人们进入了缠绳索、拄拐棍的下坡路,这些绳索拐棍,也是象征着文化精英身份的行头,凭着它们,抄袭书本、游戏笔墨就能拼凑出“类似诗”的文字来,然后是你吹我捧,好诗好诗,各各重复一万次。

与宗派诗人们比,连绳索拐棍都凭仗不了的当今人又如何?

罗嗦一番黄山谷,再跟慕容兄扯扯其他。

兄言:“技术就是技术吧,是可以不依赖于其它条件独立存在的.可以说蔡京人品不好,但不能说他字写得不好.可以说林彪不赤诚,但不能说他仗打得不好”

一如俺所言,你我分歧,在于对诗的基本概念的认知上,俺认可诗的技术是可以独立存在,却无法认可诗=技术。蔡京一例,俺觉得兄把艺术的赤诚与社会道德搅在一起了,这种胡子眉毛一把抓的思路也正常常使人无法解释好艺术家同时又是坏人的问题。扯到这里,俺笑了:只差一点俺们就殊途同归了,不过这一点实在太关键,兄是断不肯让步的。

林彪怎能说他不赤诚?简直军事痴一个啊,不痴咋能打得那么牛?兄又扯到政治道德上去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0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赤诚与技术而言,天台兄所论与嘘的观点和实践相去不远啊,怎么又不看好实验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0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早晨到了办公室,首要任务都是就着早点看天台兄的回贴,坚决贯彻了"作一个喝咖啡前没有用的人"的方针.兄说我谈兴正浓,我自己心下也犯嘀咕呢:以前我没这么多话呀.难道真是人一上岁数话就多?这样下去我是要跟无板与紫光二兄看齐了:)
不过,"俺有缘相陪君子之侧,老家祖坟也当青烟袅袅了",这话该是我对兄说才对.

我这人谨小慎微,不肯轻易得罪人,尤其怕陷入说不清道不明的笔墨官司里.拙嘴笨腮的,万一再哪句话不小心让兄不痛快了,那就是"当初只谓将勤补,到底翻为弄巧成"了.大违本意,晚节不保.何苦来哉.所以这一向的贴来贴往中都打着铺垫,用冷散人的话说:无恶意.

看兄论山谷,嗯,一半同意,一半不同意.

<书摩崖石刻>我一向以为山谷篇中第一,"内间张后色可否,外间李父颐指挥.南内凄凉几苟活,高将军去事尤危",写得霸道啊.他学问为诗,题郭明甫西斋的即是明例,前二联:"东京望重两并州,遂有汾阳整缀旒.翁伯入关倾意气,林宗异世想风流."劈头盖脸先扔出来五个姓郭的名人来,下笔肆无忌惮.这种写法确实是够"实验"的(绝对不是把黄老师的诗跟"实验体"作捆绑的意思,这二者间是寡人南海君北海的关系.黄老师不要显灵劈我),不过这首诗看整篇效果不算好,头重脚轻了.也许这种写法用在七古中更合适,七律篇幅所限,腾挪不开.

老实讲,我不觉得山谷有什么缺点.如果他把那些所谓的"缺点"都改掉了,也就没有山谷诗了.纪晓岚所谓"因学所碍,肝肺中流出者不多"完全是废话,为什么一定要从肝肺中流出?谁规定诗一定要从肝肺中流出?从头脑中流出就不行?他纪先生倒是性情中人,日御女五次,从肾脏中流出的怕是更多.金性尧先生的观点我也不赞成,与吾意见正相左.

"黄山谷标志着一个中国诗歌的转折点,诗人的宗派风气在他身后的名下诞生,以学问为诗,诗人们进入了缠绳索、拄拐棍的下坡路,这些绳索拐棍,也是象征着文化 精英身份的行头,凭着它们,抄袭书本、游戏笔墨就能拼凑出“类似诗”的文字来,然后是你吹我捧,好诗好诗,各各重复一万次。"----兄在此作了否定.OK,我们当然可以否定我们认为不好的东西,但希望与此同时能拿出与之相较更好的东西来.哦,你说我住的大HOUSE太暴发了,咱得换个有品味的,结果你弄一草棚子让我住,这不玩人呢么.我力争投入到文化精英的的行列里,至不济我还能混个有文化.我投入到"诗人"的行列里,能混出个啥来?

说来说去,又要绕到"什么是诗"这个我最怕的话题上来.那就打住吧,悬崖勒马.

兄已经对我们的分歧作了结案:"技术是否能等同于诗?",我认为能,兄认为不能."对艺术不赤诚能有建树么?",兄认为不能,我认为能.高斯学啥象啥,八臂哪吒似的,那不是赤诚,那是天才.在这些观点上我们达不成一致,也OK.搁置争议是解决国际问题的惯例.美帝国主义才非要喊打喊杀呢.

不扯了不扯了,得工作了.

对了,闲来以前跟我说天台兄是个妙人,今番领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0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兴正浓,别搁置啊。
两位妙人继续,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1 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读书都真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11 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充当慕容兄每日就咖啡之甜饼,幸甚。

兄果然谨小慎微,天天告罪,害俺表白再三,兄这是陷俺于小鸡肠肚之窘了,很让俺掉范儿啊:)))

兄言:“说来说去,又要绕到"什么是诗"这个我最怕的话题上来”,嘿嘿,难道俺们一直不是在讨论这个问题么?

纪、金两家对黄诗的评论,也算得上较为平和中肯之语了罢,历代逢黄必反的大概兄不愿意看吧,连澄光一道月分明也被人斥“直小儿语也”呢。

讨论至此,慕容兄没有再提出新观点例证,只是明确了达不成一致,搁置争议的立场,那么确实也可以放一放了:)俺的目的亦本非在任何议题上达成什么一致,讨论的价值本来就是激活思维而已。

“我们当然可以否定我们认为不好的东西,但希望与此同时能拿出与之相较更好的东西来.哦,你说我住的大HOUSE太暴发了,咱得换个有品味的,结果你弄一草棚子让我住,这不玩人呢么.我力争投入到文化精英的的行列里,至不济我还能混个有文化.我投入到"诗人"的行列里,能混出个啥来?”这段话,不在俺兴趣与能力范围之内,就不拟参嘴了。

妙人是俺的志向,这方面还得以慕容兄为楷模:))闲来恶贼之言,信之则惹地震,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11 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远来的风在2008-7-10 10:48:37的发言:
就赤诚与技术而言,天台兄所论与嘘的观点和实践相去不远啊,怎么又不看好实验了呢?

俺确实在许多问题上与嘘堂有共通处,但这不构成看好或看怀实验的必然因果。实验作为认识论、作为一种事实而存在,在文化复苏方面的努力俺是赞许的;当它过早进入方法论、作为一种新生本体列于范式之林之时,俺只好狐疑再三再三狐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1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技术是否能等同于诗?",这个我认为不等同。
"对艺术不赤诚能有建树么?", 这个我认为可能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1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锅总

诗是心声,技术不过是表达手法的技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1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拿天台兄当早点的好日子眼看就要结束了:)

我推崇山谷,但还不至于到华主席推崇太祖的地步,不同的意见和批评还是能听进去的,兄忒小看我一头:)纪金二家所言固然平和,中肯却是谈不上的.好比山谷是开着布加迪玩F1,比什么法拉利林宝坚尼都快.他非得说这要是开飞机早完事儿了.不是一条道儿上的,还说啥?

登快阁那首,我亦不喜.山谷状景的能力似是不如去非尹潜辈,"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当逊于"斗柄阑干洞庭野,角声凄断岳阳城".被斥为是"小儿语",也没办法,一是各花入各眼,强求不得.二是嘴长在人家身上,管不了啊.

不提新观点了.我也没什么新观点,说来说去就这么点事儿.是不是诗,诗好不好,拿出来一看,自见分晓.用什么创作理论整出来的,WHO CARE?兄对我提"文化精英"与"诗人"一节似是颇不喜,这就见得我前面一直告罪的好处了,我还是很明见万里的.

这几天与兄在这里使君与操般地对着吹,中间依依朱朱然然几位佳人软语着,人生一大乐事也.

纵不相为谋,亦互为楷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2-19 16:58 , Processed in 0.012245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