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290|回复: 48

揽尾杂议(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19 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揽尾杂议(三)

灵歌

嘘堂
时不可复兮,如肮脏内衣。遗交欢之污渍兮,在玫瑰干支。何呜呼哀哉兮,战战而兢兢。爰有灵之车队兮,白旄而素旌。列众神之名字兮,喃喃于街区。夏日之鞭已扬兮,融玻璃之巢居。敛光华于米粒兮,附幻象辄长青。我土今不在兹兮,余克制之音声。我土今不在兹兮,时光或罔存。灵车渐已涣散兮,并暗峙之朱门。攥祖国于拳兮,复贯之以长钉。死者其能复现兮,犹盲者之复明。

【天台评】

“我觉得这诗很难看。”有读者如此直言,当年及时雨读及肮脏内衣交欢污渍,第一反应亦大致相近。

所谓美感是一个最常见的问题,随时随地,诗以及所有其他艺术样式都会遭遇有关美感方面的指责或褒赏,这只能提起很少人的警觉:美感是否一个伪命题?

美是什么?在得出清晰答案之前,所有关于美感的判断都是缺乏说服力的。遗憾的是,奇怪的是,美学作为一个久远庞大的学科,至今尚没有交出答案。

望文生义者曰:美=美丽的学问,美-美人、美男子、美丽背影、风景美如画……顺理成章,美=悦目。

除了美国=/=悦目之国这个道理还能搞得清楚,其他人,包括搞了一辈子美术的人,把美术当作“悦目的技术”、把审美等同于“享受悦目”来解读的亦大有人在。

而aesthetics(美学)的词义,并不与等同于悦目(beauty),尽管它的领地上可能有悦目部分。

一百多年以来,美之误读,也许是“郢书燕读”这个成语的最大规模的例证。具备专业常识的人使用美这个字眼,其实与常人读到美国二字的想法没有不同。

而大部分人却并非如是。

于是,指责“难看”, 便理直而气壮,一切不能让自己赏心悦目的艺术家都是傻B。确实,这种指责的权利人人生而有之,一般来说,两岁孩童便能娴熟行使这个权利。大致是权力、金钱的缘故,大量诗人、艺术家们亦尽一切能力以取悦受众为能事,事实上,甜蜜蜜腻乎乎惯坏了人们的感官,一切异味都能有效地触怒他们。最直接的例子,是诗词论坛上的自定义头像,那些塑胶娃娃般漂亮、象肥皂泡泡一样七彩斑斓的仙女剑侠,配合那些甜美多情、灌注在贴着“诗词”二字标签的容器里的文字,诗未必如其人,确实如其头像。有美食家曰:味蕾发育不完全者多嗜甜食,或许有点道理。

当年上中国美术史课,翻开第一页乃是:青铜饕餮之狞厉之美。不觉一愣,原来美除了甜的,还可以有别的滋味。

每个时代都有一座巴比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巴比伦。创造美=/=悦目工程。

美丑不分,亦是对他人辨别能力最常见的指责,而其实,真的很多人有辨别能力么?

当然,丑远比美容易说得清,一切引发感官厌恶抗拒的事物大抵可以归类于丑。如北欧有一位画家就迷恋于画裸身美女大便的过程,还有什么ying'er汤的照片,谁若说那是美的,俺恐怕也不得不揎臂而上了。

比之于一百年之前的诗人,现代诗者是何处境?

l        感受方式之变:当人们清楚认识到月亮的真相只不过是一个坑坑洼洼的石球,怎么可能再写出李白笔下月亮的广袤空灵一片神行?人们尽可以再继续在假象上寄托浪漫,然而,一切无根的浪漫都是贫血的。换言之,浪漫乃是在人们认知能力所达到的真实之外的镜像——而心灵终究不能满足于纯粹的假象。

l        知识结构之变:当代人不可能再终身浸淫于几本典籍之中,其优势不在于专,而在于广,语境势必大大拓宽,语素的纯粹性亦势必减弱。

l        身份认知之变:今人不读圣人书,书中不再寄寓有凡鲤化龙、为人君守牧那一种士大夫理想,无论当下诗人的数量多寡,是否边缘化,他们唯一的去处,乃还原为常人。

l        表达方式之变:实质上亦是思维模式之变,由上一条而可知,诗人既还原为常人,那么带有浓厚官僚文化色彩的诗词传统中驯雅中正、温柔敦厚的标准将产生动摇,逐渐转向表达更丰富更真实的人性与内心世界。

诗体的演变还将继续发生,而今人的当务之急,恐怕还不在诗体,而是转向内省。

鲁迅以好诗已被唐人做尽表达了他对当时诗词作者的轻蔑,也给了大批懒汉干脆躺倒在地拒绝醒觉、以傍古大腕为能事、以当票友为乐事的借口。然而,但睁眼看世界,心念一转,此时、此地、此心,何处不是生机,何处不是天空海阔?

回到有关美的话题来,从来诗本体的规范,总在创造力的逼近之下步步退缩着,然后本体的疆界逐渐为之拓宽。如词之婉约与豪放两体之别。成功的文本范例,标志着一种新的写作方向的确立,不得不承认,当下诗词界成功的范例不多,这似乎与普遍的文化觉醒意识未成为界内共识有关。

当然,共识亦是一个足以引发人们警觉的名词,对一种早被边缘化的艺术样式,也许当前这种各奔前程、自圆其说的局面乃是最好的局面,俺还乐于为之贴一个十足时髦的标签:后现代。

还有罗素先生的一句老话:生命之美,乃在于参差多态。如果上面俺还语带揶揄,那么这一句,则是由衷赞同了。

以嘘堂诗开篇,却意不在这里批评其诗,似乎从前也曾吊打过了?借题发挥,乃是俺的老毛病了。而下岗和尚皮厚,足堪砥砺。

 

胡说八道一番,奉上几张赏心悦目的东东分享:

 

 


布格罗是法国学院派古典主义艺术家,法国19世纪上半叶法国学院派绘画的最重要人物。他以神话和寓言题材的绘画吸引大批追随者。一生获得多种殊荣,成为当时法国最著名的画家。



贝尔尼尼是个一生非常得志的艺术家,侍奉过八位教皇,并曾被英王查理一世及其皇后和法王路易十四邀请,瑞典女王甚至曾经访问过他的工作室,留下了数量可观的作品(具体数目不详),仅圣彼得广场的长廊中就有贝尔尼尼的真品二十多件,另外的一百多件这是他指挥学生完成的。 其作品大都在梵蒂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9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到第三议了,忍不住浮一下头:)

至此,天台关于网络诗词的很多思想我都非常赞同,语言亦是大快人心。但我一直保持着一种警惕:被同化或被驯化,因为我深知无人能完全如我自己这般思想,换言之,即便天台,和我之间亦必定有某种无法调和的东西存在,这是命运。于是我安静地等待某种东西出场。

继续观望并等待某种必然的异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9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在看《美的滥用》。两个问题:

1、美的范畴的扩张。很多从前被认为不美的东西渐渐也被认为是美了,但扩张是否百无禁忌?比如,恶心是不是也可以成为一种美?如果恶心不美,那么第2个问题——

2、美是不是艺术的核心价值?阿瑟丹托认为现代艺术已经不再重视美,可有可无。也就是说,存在不美的艺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9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很忙,这个小据点今天才看到,就发现被点了名。呵呵。

老嘘这手诗里的内衣交欢,跟他的高楼直于杵蔷薇正暗吐,当年我是提了点意见,老贼至今耿耿。在他的论嘘堂里提了,今天又提。呵呵。我的意见绝非是觉得“难看”,而是对当年老嘘急于吸引眼球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浮躁有意见。意见归意见,网络诗词,我个人仍然认为嘘堂的成就是最高的。

看了老贼这几篇文,其实问的是同一个问题:今时今世,文言诗词出路何在?所谓什么是诗,为何写诗,其实都是指向这个问题。我个人的结论N年前就下过了:同老孟,文言写作,诗抑或文,早就应该进博物院了。我曾在博里发过这个谬论。至于说诗词的学术水平差,是因为诗词研究尚在学院解剖古人,诗词创作则早已在野。必须尊重专业:我们最多串个票友,也就是卡拉OK水平。

至于美,也胡乱说几句。总体来说,美是有普世标准的。但有各种表现,是多元的。普世标准,数据显示,一月大的婴儿,目光会在成人评价更美丽的脸上停留更长时间。一般而言的美,其实就是AVERAGE,数据显示,在提供了足够大的统计样本前提下,平均的面孔就是世人眼里美丽的面孔。也就是说美是不怪异。然而到了艺术的层面,它就需要放大和夸张。至于可以夸张到什么底线,我辈俗人就不得而知了。具体标准,请参见茶馆里胡和尚的十大变态电影帖及牛人们的回帖。

说回网络诗词吧。仍然只是个人意见:仍然固守传统的诗词观,我是无法赞同的。其实老贼割的几下尾巴,以及与慕容兄的争论,体现的正是他的诗词观。在我看来,老贼自己仍在茫然ING,但他清楚地知道,固守传统是绝对无出路的。与慕容兄的各执一端,分歧其实在于对诗的态度。勇扛诗道大旗的,不唯胡马,不唯嘘堂,尚有天老贼一息尚存(呵呵,景仰一下,老贼的暗室系列,体裁手法各异,是为一证)。慕容兄没有扛大旗,出路问题自不在讨论范围内。但如果眼光仅限于古人,成就也就有限了,不免为慕容兄的才华可惜一番。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7-19 13:00:31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19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我当年的意见不代表现在的意见。内衣这个比喻并不算好:因为时不可复,而脏衣可洗。请参见立白洗衣粉广告。这诗当年震撼我的,还是在攥祖国于拳复贯之以长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0 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灏子在2008-7-19 10:57:11的发言:

已经到第三议了,忍不住浮一下头:)

至此,天台关于网络诗词的很多思想我都非常赞同,语言亦是大快人心。但我一直保持着一种警惕:被同化或被驯化,因为我深知无人能完全如我自己这般思想,换言之,即便天台,和我之间亦必定有某种无法调和的东西存在,这是命运。于是我安静地等待某种东西出场。

继续观望并等待某种必然的异声。

诚如是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0 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鱼有捉在2008-7-19 11:51:55的发言:

最近在看《美的滥用》。两个问题:

1、美的范畴的扩张。很多从前被认为不美的东西渐渐也被认为是美了,但扩张是否百无禁忌?比如,恶心是不是也可以成为一种美?如果恶心不美,那么第2个问题——

2、美是不是艺术的核心价值?阿瑟丹托认为现代艺术已经不再重视美,可有可无。也就是说,存在不美的艺术?

1,在于艺术家立场来说,扩张应当是百无禁忌的。

恶心与美看似一对矛盾,但它们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食人肉喝人血既可成千古绝唱,巴黎铁塔被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之下也挺恶心……

2,美在古典艺术中确实是核心价值,在现代主义艺术中美是箭靶,成为核心价值的反面,依然是核心;后现代艺术中美确实已不再受重视,也就是说不再是核心价值。“不美的艺术”早就存在,合理地存在于每一个时代相对固定的审美价值面前。

PS:丹托的身份让俺总有点疑惑,哲学家、美学家兼艺术批评家,似乎话语权涵盖得太宽了,在他的影响下当代艺术有逐渐变成哲学附庸、艺术家变成概念图解员的趋向。叙事艺术的终结的事实本已经不再是一个困扰性的问题,而被再次郑重其事地提出。而其理论利器基本以装置艺术为主,有以偏概全之嫌。他“艺术界的全球化意味着艺术向我们表达的是我们的人性”的观点,俺是赞同的,不过若说诗词全球化则迹近恶搞,固决定先不将丹托与诗词作任何联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0 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timelyrain在2008-7-19 12:49:58的发言:

一直很忙,这个小据点今天才看到,就发现被点了名。呵呵。

老嘘这手诗里的内衣交欢,跟他的高楼直于杵蔷薇正暗吐,当年我是提了点意见,老贼至今耿耿。在他的论嘘堂里提了,今天又提。呵呵。我的意见绝非是觉得“难看”,而是对当年老嘘急于吸引眼球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浮躁有意见。意见归意见,网络诗词,我个人仍然认为嘘堂的成就是最高的。

看了老贼这几篇文,其实问的是同一个问题:今时今世,文言诗词出路何在?所谓什么是诗,为何写诗,其实都是指向这个问题。我个人的结论N年前就下过了:同老孟,文言写作,诗抑或文,早就应该进博物院了。我曾在博里发过这个谬论。至于说诗词的学术水平差,是因为诗词研究尚在学院解剖古人,诗词创作则早已在野。必须尊重专业:我们最多串个票友,也就是卡拉OK水平。

至于美,也胡乱说几句。总体来说,美是有普世标准的。但有各种表现,是多元的。普世标准,数据显示,一月大的婴儿,目光会在成人评价更美丽的脸上停留更长时间。一般而言的美,其实就是AVERAGE,数据显示,在提供了足够大的统计样本前提下,平均的面孔就是世人眼里美丽的面孔。也就是说美是不怪异。然而到了艺术的层面,它就需要放大和夸张。至于可以夸张到什么底线,我辈俗人就不得而知了。具体标准,请参见茶馆里胡和尚的十大变态电影帖及牛人们的回帖。

说回网络诗词吧。仍然只是个人意见:仍然固守传统的诗词观,我是无法赞同的。其实老贼割的几下尾巴,以及与慕容兄的争论,体现的正是他的诗词观。在我看来,老贼自己仍在茫然ING,但他清楚地知道,固守传统是绝对无出路的。与慕容兄的各执一端,分歧其实在于对诗的态度。勇扛诗道大旗的,不唯胡马,不唯嘘堂,尚有天老贼一息尚存(呵呵,景仰一下,老贼的暗室系列,体裁手法各异,是为一证)。慕容兄没有扛大旗,出路问题自不在讨论范围内。但如果眼光仅限于古人,成就也就有限了,不免为慕容兄的才华可惜一番。


嘿嘿,俺倒不至于为维护老嘘一诗而耿耿如此,那岂不比老军更嘘粉了?不过因为老雨当时掩面尖叫之态,很逗很经典罢了。

老雨有关诗词进博物院的结论,早在网络形成共识,不算发明,俺在主帖里已经给你挖了个坑,请参看提及鲁迅宏论那一段。老雨也不必拉扯上老孟,他的想法跟你差别颇大,起码很少恍然大悟的时候,而世界上怕就怕恍然大悟,因为接踵而来的就往往是一连串论断。

至于美是有普世标准的胡说,大致是受师奶休闲类杂志之惑罢,正经的刊物是不敢登这类东西的,这种刊物俺也常在厕所看地,嘿嘿。这类东西的流行,大抵是公众对美学界迟迟不交美是什么的答卷产生的焦虑所致罢,素来美学界之外倒是对这份答卷非常热心,余秋雨先生就在青歌会上大谈黄金分割率的重要性,其实这是一个急于把美进行数据量化的愿望造成的弥天大谎,黄金分割率之影响,只有在非美术院校外才大行其道罢,你要是在画室谈这个问题,大概结局不会很好……

把诗当正经事儿看待=扛诗道大旗一说,与俺对谁谁谁不服气云云一样,都是老雨恍然大悟之后的连串判断之一,这些俺不打算给予太多关注。老雨是个好人,帅哥,气质近郑少秋,其实跟慕容兄更接近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0 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timelyrain在2008-7-19 13:03:14的发言:

还有,我当年的意见不代表现在的意见。内衣这个比喻并不算好:因为时不可复,而脏衣可洗。请参见立白洗衣粉广告。这诗当年震撼我的,还是在攥祖国于拳复贯之以长钉。

俺觉得老雨是个好人还因为君子眼中常只有坦荡荡一条路,家务做多了有时也妨碍读诗的……

脏衣可洗谁都明白,洁癖者一日洗手千遍就不是谁都能理解的了,好人心态往往解读不尽诗人的变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0 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嘿嘿,文言诗词的出路这等大问题,俺其实是不关心的,俺关心的是俺自己的出路,或许大家都自私一点,这个问题也就不那么大了,正如海子哥也曰了:姐姐……………………我只想你……

大问题还是等嘘书楚诸位牛人们去安排罢。

俺茫然的东西很多,而清楚的东西除了老雨所举,还有一点俺已经非常不茫然:舍人本,诗无出路,落实到自己身上则是,此时此地此心,如何落实得更好,则需时间了-当然,更大可能是,时间到手后,落实得更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7-20 4:46:2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8-23 06:23 , Processed in 0.015956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