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天台

揽尾杂议(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25 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又被雨兄点名.....

说到"扛大旗",想起个典故来: 邓公女问公长征时所为,公答: 跟着走. 那么我不扛大旗,是不是很有点太宗皇帝的风范:)

"固守传统是绝对无出路的"---雨兄如此言之凿凿,不知是经过了什么严密的考证.仅是"出路"这个念头,就让我很苦恼.为什么要找"出路"?是怕文言写作传统诗词在当今乃至今后的社会无以为继么?所以要让它改头换面与时俱进以便成为打不死的小强?这么比方吧,都知道熊猫娇贵,且越来越不适应自然环境,化用留僧兄的一句诗,那叫"迩来世味不它居",所以我们尽量保护,不让它灭绝了.如果它有一天还是执意灭绝了,那也是宿命使然.多情公子空牵念着,记忆也还是美好的.可要是人为地去改变它的基因,把它弄得遇风能翔,遇水能游,遇树还照样爬,海陆空三栖,生存能力是空前强大了,可这玩意还是熊猫么?想起来就是噩梦吧?

有人管<智取威虎山>叫京剧,我说那就是样板戏.

"但如果眼光仅限于古人,成就也就有限了"---眼光肯定是不仅限于古人的.莼鲈兄的"偶放江湖宜有待,再来人海竟无言","衰颜能借期中寿,强项真堪服上刑",问余兄的"我愿深寒似去年,与君风雪过江干","顾我青衣尚有羽,知卿秀骨是何人",文政兄的"照人肝胆犹全赤,阅世须眉已半苍",还有结网人挂犊人梁元让诸兄的.....凡此种种,俱堪为典范.要不是能看到有这么多同时代的同好,哪还能写诗词写到今天?但说到"成就",我估计我跟雨兄对这个词儿的定义是大不一样.我觉得我要是能写得一手好江西就算有成了,这要求既有技巧,又有学问,还要两者结合好,灰常不简单.所以我跟小孟的焦虑是一样的,"用心学到古人难".不知道雨兄对"成就"的定义是啥?文学史上留个名?就靠现在的这些个摩登体们?那我就还是"幸未得名"好了.

"不免为慕容兄的才华可惜一番"---我就算脑袋再短路,也知道雨兄这话是高看我一眼,给我脸上贴金呢.多谢多谢.不过跟雨兄这句"网络诗词,我个人仍然认为嘘堂的成就是最高的"连起来看,我就后脊梁一阵寒,引用袁虎的一句:"公之厚意,不足以荣国士"啊.

其实同天台兄也好,同雨兄也好,交流的目的都不是为了说服谁吧.咱们全都一把年纪了,有些想法早都是根深蒂固了,估计是带到地下也不会变.在这里无非是亮亮观点,顺便看看别人的发言里能让我学到点啥不---反正我是有这个偷师的念头,比如天台兄这次发的图片我就都很喜欢.

嗯,还有个重要的事儿:在菊斋的密码我全忘了,注册新ID的时候说我填的邮箱地址有人用了(废话,那就是我自己以前用的),实在是没有再为此去申请个新邮箱的耐心.现在通讯手段缺乏,同菊斋的各位联系不上.所以在这里登个广告,请路过的朋友捎个口信给大菊,让她给那边"慕容"或"看珠成璧"的ID配把新钥匙吧,配妥了就放我顶上的短消息箱里好了.作揖作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25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雨是博物馆派,慕容是保护区派。两派可谓咫尺天涯。盖博物馆中只收旧物,保护区里尚可繁衍一二生息也[em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25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慕容在2008-7-25 2:30:51的发言:
反正我是有这个偷师的念头,比如天台兄这次发的图片我就都很喜欢.

你说这么多年你怎么就一点儿不变呢

我Q菊菊了,她没在线。你怎不Q她?不过她现在不怎么Q了,我比她还少Q,我一年平均Q五个人二十句话,其中十一句半是Q菊菊的。
菊菊在一个贴子里被骂了,我们都很高兴,给你也看看偷师一下: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s.asp?boardid=4&replyid=149376&id=80952&page=1&skin=0&Star=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5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嗯,看慕容兄新一回帖颇有些欣喜,里面有俺非常认同的东西。

俺一直认为,当今中国文化最缺少的决不是标新立异者,而是真正的传统守望人,而俺反对的,乃是阉割传统之后拎之示众:这就是传统,老子是它的代言人。

而对于标新立异者,几年来俺亦未曾停止过怀疑与质问,当俺谈到类诗雅文,或许引起某种不自在,实在不必多虑,俺并不反感笔墨闲趣-俺自己也玩-但俺想指出的是:在这些东西之外,传统还有更巨大更精彩的部分。当下诗坛之浮糜贫瘠,无论标榜守旧或创新,比比皆是,俺自己亦是,故俺并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去匡正什么,但求拨开自己眼皮上的叶子,看到更多更真实的东西,若有兴趣聆听者,俺告诉他俺的观察结果,也期待他人告诉俺他的观察结果,仅此而已。写诗不是一件伟大的事情,除非写诗的人觉得自己很伟大,因为诗终究是为自己写的。出路问题,只有在自己身上才有意义-既然你想写得好些,也就是说向前进,那么也就需要个努力方向。而如果连这个愿望都没有,则连这个问题也可略去。而对全体诗人谈出路,前人没有这个毛病。对诗道之信心,俺个人将它放于形而上的位置,因这个信心,宁可独自夜过坟场,虽然不时吹几下口哨为自个壮胆,却也比拉帮结伙过景阳岗有意思。以前嘘堂宣扬过时下从事诗词创作者的人数,最近无名又统计了一次,俺要说的是,纵然是翔实的绝对数字,除了扛大旗的领袖它毫无意义。人要拉屎,无论是十四亿人同时拉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在拉,都没什么分别。

老雨栽俺扛大旗,俺说没有;老雨又栽:你(假?)撇清。这让俺不满意,幸亏这不是在皇宫里,要出人命的。至于嘘堂的成就一说,作为他的朋友,俺先替他脸红(别再栽俺不服气)一下:他有牛B哄哄自我膨胀的时候,而当他清醒理性的时候,还是知道北在哪个方位的。

至于慕容兄以飞天熊猫、样板戏比喻“摩登体们”,俺有不同看法,而对传统的认知、趣味的求同,本非俺们这群略有文化而舌头长长的老男人们的能力范围。有趣的是,此帖中慕容兄所摘、想来是被深度打动的今人诸句,倒是有赤诚昭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25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如文言还是我们的母语,我相信当代文言诗词会有更多好的作品。抽出语境,仅论概率,则人数的多寡也不是就完全失去意义了。再进一步,只对个体而言,孤绝的创作者或有,但一般情况下恐亦难做到完全自足。互相生发和摩荡,对创作的意义未可低估。因此所谓扛大旗,其实也可理解为高调的求其友声。

老雨既是博物馆派,我相信他对当代文言诗词,整体评价都不会有多高。所以不必把他口中嘘堂的成就太当回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7 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几张不悦目的艺术给老孟参考(作品价格可忽略,而其存在当无疑):

著名心理學家佛洛依德的孫子、英國表現派畫家盧西安.佛洛依德(Lucian Freud)的巨型裸女畫《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十二日在紐約佳士得春季拍賣會上,以三三六四萬美元(合台幣約十億三千八百萬元)的高價賣出,創下當代在世藝術家作品新天價。
 此成交價雖較預估的三千五百萬美元稍低,但仍打破去年十一月由美國普普藝術家孔斯(Jeff Koons)雕塑作品《懸心》(Hanging Heart)所創的二三六○萬美元紀錄。
 《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創作於一九九五年,描繪一位滿身贅肉的大胖婦,肉體橫陳躺在一張沙發上酣睡。女主角是倫敦的女公務員蘇.蒂莉(Sue Tilley),現年五十一歲,目前在倫敦蘇荷區求職中心工作,當年係由澳洲表演藝術家鮑厄里(Leigh Bowery)推薦給現年八十五歲的佛洛依德當模特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8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学习了一篇,照例提一把.顺便题外几句.

如真有某一熊猫进化成慕容描述的海陆空三栖的超级生物,于俺是乐见的,虽然不敢担保晚上不做噩梦.参差多态中多出的即便是变态之一态,也未始不是件好事.俺一直觉得新旧之争不在于扛旗,——事实上如天台说的14亿人都拉屎,即便伟大如耶酥也只能拉他自己那一泡,因此俺不太赞同老孟的高调求其友声一说,盖旗一扛上肩头,友声何从而求?旗子下的小喽罗倒说不定可以招揽一些的.从古至今,几曾见旗手有平等意义上能如切如磋的朋友的? 嘘堂使命感强虽是他独特的性格特点,但在俺看来,这使命感有时未免反成为背负上身的十字架,于他的诗究竟为福为祸,还真不太好说.(这中间扯开有点太远了~)——而在于双方都难排除排他性思维惯式,照俺这胸无大志的看个热闹:要进化的熊猫自进化,要维持的熊猫自维持,岂不甚好.俺就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同时崇拜着天台嘘堂老雨慕容老孟着的~~

另,天台拈举"赤诚"(俺以为赤字可去,下笔时诚于诗便是了,与赤否MS不太相干,天台与慕容上一帖长篇争论,俺看部分问题出在"赤"字造成的歧义上,呵呵)为真诗标尺,理论上虽没破绽,技术上未免难以落实.自己的东西诚有几分,自己自是清楚的,而一旦涉及他人作品,则不免如嘘堂般只可以自身的个人口味来做诛心之论了.俺知天台标举赤诚意在针对目下网坛成片批发的各类以诗钓誉以诗摆姿态做架势的各类不诚之作(应社应酬应赛应邀应坛应景应名之类的大部分),但就标尺而言,显然可操作性不是无关紧要的或可自由心证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8 14:34:0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8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高又来和稀泥。

双方当然都自我坚持,这还用说嘛。问题在于是否放弃掉对另一方的判断和批评?即使这种批评无助于直接的当事人交流,对别的人未尝就无意义。虽然时间才是最后的仲裁者,但并不意味现在我们都要闭嘴。至少我还是很喜欢多嘴的,呵呵。

离和谐远一点。

[em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8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图全都看不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9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天台拈举"赤诚"(俺以为赤字可去,下笔时诚于诗便是了,与赤否MS不太相干,天台与慕容上一帖长篇争论,俺看部分问题出在"赤"字造成的歧义上,呵呵)为真诗标尺,理论上虽没破绽,技术上未免难以落实.自己的东西诚有几分,自己自是清楚的,而一旦涉及他人作品,则不免如嘘堂般只可以自身的个人口味来做诛心之论了.俺知天台标举赤诚意在针对目下网坛成片批发的各类以诗钓誉以诗摆姿态做架势的各类不诚之作(应社应酬应赛应邀应坛应景应名之类的大部分),但就标尺而言,显然可操作性不是无关紧要的或可自由心证的.”
××××××××××××××××
俺的态度是:赤诚二字诚不可分,老高确实有和稀泥之嫌,和稀泥惯常是作为一种中庸公允的面目而出现的,然俺,却不以为然(南华语)。
事实上,赤诚作为艺术创作中不可缺席的基本元素,并不意味着它可以作为艺术评价的标尺而存在,其原因固在老高上文中已指出,不赘。俺举赤诚的意义,乃是在于呼吁创作者自身的自省、自律,这种文化自觉的意义,不但在当前,亦穿贯古今,如果艺术有形而上的元素,那么这就必为其一,所谓求古人之心,非此则无他。
而把创作与批评混为一谈者,不仅老好人老高,俺标举赤诚,也似乎令相当数量的朋友有奶酪被挪动之忧,其实何必,俺这种无“实在”意义之唠叨,大可以以异教徒之言谈处之,社会的真实,也只能是各玩各的,这才叫参差多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2-19 17:37 , Processed in 0.012025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