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117|回复: 13

揽尾杂议(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31 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揽尾杂议(四)

旅仙湖上
波光淡而恬,水声轻以清。蔼如仁者心,浑厚涵光明。于时宿雨收,天高地亦平。扁舟著其间,万象回环生。轻鸥非故人,相见已忘形。就掌啄馀饵,既得还飞鸣。和以扣舷歌,潜鱼亦来听。何当泯猜嫌,物我皆康宁。

汪兆铭《双照楼诗词稿 扫叶集上》

 

审美,具体说俺的阅读能力,从未真正达到可以就诗论诗的地步,俺曾臆想有一种可靠的带普遍性的量化的技术标准,排开所有作者的背景资料的干扰,独立地对一首诗进行鉴析-知人论诗确乎常常靠不住,但在求学过程中,俺被明确告知:那种标准并不存在,没有比这靠不住的办法更可靠的办法。知人论诗弊端多多,关键还是看你的把握。

在阅读中常常受到背景资讯的困扰,好与恶,使俺很难真正地客观对待某种作品。比如钱牧斋步秋兴十三叠,其气之壮,其格之正,其才之盛,其辞之美,直倾倒无数后人,然而无法倾倒俺。其为人卑怯可谅,惟其诗中之忠泯姿态可恶。顺治十二年,顾炎武被陷事急,顾的好友归庄求救于钱。钱居然要顾自称钱门下才肯相救。归知顾必不答应,就假顾名写信给钱。顾炎武得知,派人追信之不及,干脆托人在大路上张贴揭文,表明自己决不做降清“贰臣”的什么“门生”!钱后半生毫无尊严可言,其晚年的追悔亦得不到人们的原谅-隔世之俺,或能,如果他的诗篇写得不那么铿锵豪迈、大义凛然。

而文人之卑怯近乎天性,钱仲联先生作《近百年诗坛点将录》何尝不是为撇清失身日伪旧事而将汪精卫点成鼓上蚤?与俺的“很难客观”比较,这种有意为之的不客观,则令人扼腕了。

对汪兆铭这位已经到达地狱深层的国贼汉奸,另一位钱姓学者提及其双照楼诗时亦不得不怯怯地承认:巨公难得此才清。

假如有这样的可能:剥尽政治光环或污垢,仅以诗笔论,毛与汪之高下如何?

若认为以领袖与汉奸并论乃大不敬,那么敬请退出这个帖子。

若答:两者乃完全不同类型之诗,缺乏可比性。那么谢谢,您至少已经在有限的范畴之内与俺取得了共识。

拥伪军百万,协同日军清乡,建立汉奸政权,灌输美化日本侵华战争意识,承认满洲国,以一国领袖之尊附和侵略者,向反法西斯同盟宣战……这些都是事实,当把他置于政治家角色进行审视,无论由于何等动机,有天大委屈,他都无法绕过歷史,除非歷史哪一天被改写。

才子-政客,志士-走狗,领袖-通缉犯,汪兆铭到底是个什么人?

一直到2004年左右,俺才读到《双照楼诗词》,这种出自汉奸笔下的文字,以前是不可能看到的。

 “知人论诗”既然是品鉴文艺一法,那么按照逻辑,“论诗知人”亦当成立-与绘画、书法不同的是,文字除了呈现作者的心性气质,还会直接显露灵魂,哪怕是作者有意的掩饰或作伪。这个办法的好处是,使我们多了一个哪怕是不尽可靠的参考值,少了些帖标签的毛病。

《双照楼诗词藁》,首次读来,一笑:巨恶神奸,亦常多才如是。

二读惕然,竟读不到预期中之魔性,反见一颗仁心,于是又叹:奸邪竟能自饰如是。

再读,又心惊肉跳,竟又读出一股勃勃痴顽气,这种痴顽,万难伪饰!俺不得不承认,俺一以贯之的“将心比心”阅读方式终于将自己置于困境:对一个万众唾骂的民族罪人,“侠骨柔肠”四字评语又如何拿得出?

一纸“五月密令”的震撼,引来一百八十度转向,自此坚决反共到底;焦土河山,沦陷区哭声遍地,抗战前途看似漆黑一片,于是骤然撇下三十年完人光环,抗战领袖迅速变成叛国者;而历次政治争斗,优柔寡断却黑白分明,不合即去,这种人物,那堪作合格政客?做个诗人还差不多。

把汪的前半生志士生涯与晚年失节割裂,得出一个“堕落”结论,非常流行。而事实上,汪的冲动性格与敢担天下之责这两个特点,一生中毫无改变,其最后一役,其难度比刺杀大员难千百倍,结果,他义无反顾地,把自己赔进去了:生命,还有不恋权,不贪钱,不好色的名声,三十年的革命本钱,国父的正统继承人……终于,遗臭万年,那是比一死残酷得多的结局。

身与名俱裂,江河万古流。

于是我们知道,短短的一段歷史中,我们曾经有过两位诗人元首,一位把大家赔进去了,还有一位把他自己赔进去了。

结论是,诗閙不好是个祸根,与正经大事是万万不可发生关系的,当今的领导人们一代比一代不会写诗,而老百姓心目中,诗人与猴子已经没两样,于是俺们都晓得:这社会确乎是文明进步了。

“不因人废诗”,惋惜之余,许多人会这般轻省地把汪划入阮大筬、严嵩、蔡京一类“才奸”中去,而仅以似是而非的“动机”亦难以作为为其辩解的有效证据,世界立体而混沌,而我们手上却只有薄薄的白纸黑字。然幸而还有这么一集同是白纸黑字的双照楼诗词,使我们有一个机会去窥察立体、混沌的世界,而若连诗人群中亦无人愿意去读懂汪兆铭,那么,他只有完全彻底地,寂灭。

《双照楼诗词稿》链接: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1412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整个近代史最令我激动的一句话就是“我今为薪,兄当为釜”。

每想起都觉血脉贲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俺这篇文写得含糊犹豫,然往新浪看到徐晋如亦有一篇论汪诗的博文,通篇斩钉截铁之道德判断,不由感叹新儒家之无思,俺素以乏思自惭,见之少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3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人论其诗也有问题

其一:诗人的世界有变化,作品也会有变化,自生到死恐怕难以一以贯之。

 

其二:作品不过是诗人意志的镜像,一个作品怕也不能充分体现当时可参照的全部意志,或许只是部分反映。

基于上,如果这两条线都可以条块分割,那么恐怕就是多元的了。

知人论其诗对理解作品固有帮助,但也未必就可以一个标准一囊收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6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汪兆铭诗词已属敏感题材,还偏与毛并而议之,安得不教人退避三舍?

“而若连诗人群中亦无人愿意去读懂汪兆铭,那么,他只有完全彻底地,寂灭。”

寂灭的固然寂灭了,但不寂灭的又如何,无非是比寂灭的更热闹一些罢。

白纸黑字终究会有人读罢。至于是一个读者还是十亿个读者,那是文学之外的事情,比如经济学、政治学,或社会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7 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胡,是的,知人论诗绝非可靠的方法,而俺们还未发现比它更可靠的方法,人都是这样跛着脚穿越荆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7 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灏子,没什么,思索应该是无疆界的,许多时候无法自已,扪心发问而已,退避是合理的存在,不退避也是合理的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8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想,为什么尼采会将勇敢作为古希腊四大美德之首,而非智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10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嗯,于汪勇亦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4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痛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8-23 06:34 , Processed in 0.015821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