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439|回复: 18

揽尾杂议(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7 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揽尾杂议(五)

侠客行
仗剑少年游,匹马越万里。东海看潮生,崑仑走迤逦。千金散等闲,功名同敝屣。谈笑报恩仇,肝胆酬知己。世乱有枭雄,食人若虎兕。水火岂相容,誓与决生死。一战十夫溃,再战百夫靡。百战浴血出,九死独无悔。决胜华山巅,月光冷如洗。木叶落萧萧,宿鸟惊飞起。雷霆骤然发,风云荡不已。乾坤俱动摇,一时泣神鬼。倏忽形影定,剑尖血凝紫。枭雄仰天叹,偃没草莱底。旭日出东天,江海顿清泚。奔涌千古者,浩然正气耳。但携红袖归,五湖放舟子。琴箫绝红尘,隐入传说里。音乐起悠扬,画面归静止。关机一欠伸,去打洗脚水。

 

几年前杜随这首诗发表在溪山朗月。与许多人一样,读罢大笑。也许杜随本意也就是搞笑一下,没想更多,他的本色乃是“窗台不见旧盆花”,极为出色的抒情。

一直打算借这篇好笑的《侠客行》发挥一下:

康德最早提出,艺术创造起源于游戏。而席勒更认为艺术乃是趣味加诸游戏之想象活动的形式,而劳动之余过剩的精力乃是游戏艺术之共同的根源。德国的艺术史家朗格(K.Lang)进一步认为:游戏是孩提时代的艺术艺术是形式成熟的艺术

而艺术虽带有游戏性,但艺术绝不止于游戏。这是因为尽管游戏艺术两者之间有极大的相似性,即都可以是一定的群体性与社会性活动,但游戏者服从于游戏中共同的群体性与社会性之中,无人格、理想可言。艺术则表现个体的人格和理想,具有高度之特殊化的内容,它常是自艺术家之个人问题或生动的经验中提炼出来的精华。所以从艺术之中,我们才能够获得洞悉具体之人性与人生价值的慧见。这对游戏而言,则不免奢求。

俺并不为追溯诗词起源而来,已经有很多有关这方面的论证。而同样许多人亦认为:诗词已经“回归”成为彻头彻尾的游戏。

杜随诗中所讽,实在是当下非常普遍的“诗词创作”状态,说老实一点,是文字游戏状态。

俺老实供认:诗词游戏俺亦常作,文字量还不算小。动机有二:练笔,散心。不过不会把游戏当成创作,亦绝不反对别人如此。俺生于无诗词语境之二十世纪,在网路上学习交流,这种文字游戏对基本技术的增长是极有帮助的,当今大多作手亦参与过并于中得益;格律诗词又是一种挑战智力的文体,智力激发之快感,俺亦十分享受,跟下棋打太极差不多-永远板着脸作神圣忧思状的男人是可耻的男人。

然而游戏者必须清楚意识到游戏的疆界何在。

当游戏至游刃有余的段位时,至少有三个值得注意的危险:1,对智力的依赖;2,将游戏混同于诗,损志碍知;3,养成矫情伪饰恶习,终身不脱优孟衣冠。

这是游戏文字的有害之处。

当格律充分成熟后,对诗歌沦为羔雁之具的告诫便不绝于耳,而后世越来越频繁的文人燕集,越来越繁复的智力游戏规条却明示着诗魂的远去,诗力在后人的理解中,无非七巧板一类玩意,现成的文化积淀提供着大量意象,给抄袭行为大开方便之門,诗歌的门槛不高也不低:它筛去了蠢才,却也不需要天才,只要有文化的聪明人。

至清一朝,具有文化自觉者代有人出,龚黄之前,宋湘之以古入律,袁枚之倡导性灵等等,何曾不是作挣破这围城铁桶的努力。而另一方面,大量的文人在文运兴替的理由下彻底放弃了诗道上的更高追求,更大量的人压根儿就没把诗当成一回事:诗难道不就是文字游戏么?

轰轰烈烈的铁血游侠,峨冠博带的名士,或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很美很牛也很假,文字,有如一帖致幻剂,眉目模糊的人们沉溺于中,高尚着,雅致着,服气餐霞,远离了现实庸庸碌碌。

真诗与伪诗之别在于:前者在文字隙缝间,有一个真实热切的灵魂在守候;而后者则是在躲闪在宽袍大袖之后牵动的衣褶抖动。

于是,有人轻蔑地发话:好诗已被唐人做尽。

慕古与仿古,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可以捍卫游戏文字之存在(其实俺亦绝不反对它的存在),却须慎用传统卫道士的身份,毕竟,你捍卫的不等于就是传统-至少不是传统中的精华部分。这好比澳洲小镇上那些华人夫妻小饭店,把菜做得烂巴巴的蒙鬼子也不算错,但如果这样唬:中国菜就是这个样子,只能是这个样子,最好不过是这个样子……则难免让人顿生砸其玻璃的欲望了。

那么,艺术不就是一帖致幻剂么?对社会来说,高雅斯文的游戏,不也很好很和谐么?

这个问题则已经是社会学家的范畴了,打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8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怀疑现在网上的诗,有多少真实的成份。首先我承认我的诗就不太真实,往往是先得一两句,然后凑出来的,再套到一个具体的事上去。MS聂绀驽也承认是这样干的。不过,俺有点底气的是,虽然俺诗中的事未必是一次具体的真事,但它是以俺整个的生活经历为蓝本的,是N次类似事件的合成。俺相信,绝大多数人的诗中,就连这一点真实性也木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子兄这话说得蛮到点,俺有关真实的意思倒不是简单意思上的写实,基本跟李子兄言生活经历为蓝本差不多。优孟衣冠的虚假不仅是目前网上诗词的问题,而是很长以来的普遍积习,说是糟粕绝不过分。

俺的情况稍为不同,俺大致是先想到写什么,然后得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8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永远板着脸作神圣忧思状的男人是可耻的男人。”

还好是说男人,因为我总是有点悲哀地看天台议来议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10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嘿,该板时还是要板的罢,议来议去的确不算好习惯,你有点悲哀倒还好,其实这颇令人心烦,而能令人心烦,也算一件有限的功德。俺从不相信理论能指导实践,亦讨厌一切为人师之嗜好,但自己却不愿作一只蒙上眼罩的驴,大量才人写了一辈子还在门外徘徊,不亦是以蒙自家眼为乐所殆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1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的,之所以悲哀,正是因为知道清议之无用古今皆然,较堂吉诃德的长矛更显突兀于周遭。

何谓诗,何谓好诗,这是诗学的基本问题,由此而有诗界诸相。

诗人而能评,则多了一只反思之目。所谓偶开天眼觑红尘,固然自身亦在红尘之中,但已经非比寻常了。因此,为天台喝一声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2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灏子在2008-8-11 17:15:36的发言:

对的,之所以悲哀,正是因为知道清议之无用古今皆然,较堂吉诃德的长矛更显突兀于周遭。

何谓诗,何谓好诗,这是诗学的基本问题,由此而有诗界诸相。

诗人而能评,则多了一只反思之目。所谓偶开天眼觑红尘,固然自身亦在红尘之中,但已经非比寻常了。因此,为天台喝一声彩。

喜欢灏子姐姐这个回复

另问好天台偶,在此潜水学到不少东西

觉得有时候有些问题议一议还是很必要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2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游戏唱酬也是性情,在游戏规则中未必不能表达个人空间。

诗真伪命题,讨论似没有太大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13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八胡敲爻在2008-8-12 18:54:11的发言:

游戏唱酬也是性情,在游戏规则中未必不能表达个人空间。

诗真伪命题,讨论似没有太大意义。

老八前一句俺基本同意,真真假假,何事不存性情。

后一句令俺嗟讶不已,兩三年前这个问题上老八比俺倒似乎还激烈一些,莫非俺为沉剑,君化行舟?作为一种文化痼疾,俺觉得还是该议一议的。当然议论不会总停留在这个话题上,因为它并非唯一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13 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另,谢谢灏子、幽梦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8-23 06:25 , Processed in 0.015377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