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天台

揽尾杂议(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13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九爺的話

一則俺確實淺薄,二則面對這么深刻的命題有些犯懶。

可以隨手舉出一大堆相關需要摸一摸的主題,譬如:

何謂詩?本質是什麽?其功用是什麽?必要的形式規則是什麽?遵守這些規則是否是必要條件?

何謂真詩?反之定義的偽詩謂何?

創作主體是個人,詩人是否也存在真偽之辨?若有則與其作品之間又是什麽樣的對應關係?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每一個題目裡面構成要素還有很多,每個構成稍加質疑又可以構成命題。

總之現象是客觀的,找出問題來容易些,指出個方向解決問題很難。

作詩難,作好詩更難,作個純粹的詩人難上加難。

俺是支持摸一摸的,不過是感覺命題太大,不如收斂到某一個具象而微環節討論,這樣出個相對明確的結果到似乎可及。

真正的詩人是不會迴避矛盾的,也是注定會孤獨而寂寞的。這種文化大餐俺肯定是要吃的,消化不了就別人吃肉我喝湯也行,只不過現在俺是沒本錢埋單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13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八胡敲爻在2008-8-13 14:47:32的发言:

回九爺的話

一則俺確實淺薄,二則面對這么深刻的命題有些犯懶。

可以隨手舉出一大堆相關需要摸一摸的主題,譬如:

何謂詩?本質是什麽?其功用是什麽?必要的形式規則是什麽?遵守這些規則是否是必要條件?

何謂真詩?反之定義的偽詩謂何?

創作主體是個人,詩人是否也存在真偽之辨?若有則與其作品之間又是什麽樣的對應關係?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每一個題目裡面構成要素還有很多,每個構成稍加質疑又可以構成命題。

總之現象是客觀的,找出問題來容易些,指出個方向解決問題很難。

作詩難,作好詩更難,作個純粹的詩人難上加難。

俺是支持摸一摸的,不過是感覺命題太大,不如收斂到某一個具象而微環節討論,這樣出個相對明確的結果到似乎可及。

真正的詩人是不會迴避矛盾的,也是注定會孤獨而寂寞的。這種文化大餐俺肯定是要吃的,消化不了就別人吃肉我喝湯也行,只不過現在俺是沒本錢埋單罷了。

老八:现象既然是客观的,那咱们已经先有了这么个共识:)

找出问题却不能说容易-难度并不大,有没有意识到个中有问题是关键-至于指出方向、解决问题,则决非俺能做到的,也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做得到,这是摸象苑成立必须明确的定位,否则这里就变成妄人集结地了。

俺认为本文命题并不深刻,也不大,仅是针对八年来网络诗词(也含网下诗词)有目共睹之痼疾提出的一个有效质疑,若老八对俺自认的“有效质疑”有不同意见,希望你能题持有效反证,把俺干倒:)而非“随手”抓出一堆问号对本文命题进行否定,你所举,其实一些已经在文中有答案了,有些还不足成为问题,还有一些还未摸到的,还得一把一把慢慢来,急不得,问题在讨论中关联着、派生着,这正是乐趣所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3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回九爷的话:

诊病纵有难度,却也并非不可攀援,当年八病号的脉就很准么。

关于指方向开风气,不妨大放卫星试试,这个俺倒是赞成的很。诗有沿革,前人备述的玩意儿纵然可以因循,然终不过拾人牙慧,落了窠臼。再者彼此因果各有不同,以进化发展及个体差异性的角度说,在好东西继承的基础上个性化的开开风气未尝不是个好事情。我对实验派大不以为然,对于实验一说倒是大为钦佩,不同的尝试创新活动是诗歌发展活力所在。

老九所言“网络诗词八年”,俺是缺了几年,这番回来在光明顶看了一个多月帖子,很有些遗憾,不晓得很多作者写诗的创作动因是什么?为了什么写诗?换句话说创作的目标是什么?

诗人作为创作主体最好有着自由意志、独立品格;有某种可以为之牺牲的信仰;对于生命怀有敬畏之心。如是再技巧形式经验补足,作品才可读。

当下不少作品或如白开水,毫无味道;或如可乐,甜兮兮的令人短暂兴奋,也不过是快餐佐品罢了;或如其它什么假冒伪劣赝品饮料;或如什么其它的(有空补足)难以下咽的玩意儿品起来味道使我很不爽。虽然吆喝什么是人家自己的事情旁人无权干涉且或许有人觉得味道很好,然终究感觉很苍白。

关于诗真伪命题,我对真伪之辩不甚了了,对于诗有品相好坏不同倒是认为更妥帖一些,正如再难吃的菜也是菜,因为厨子的创意、工艺、材料等等构成因素不同有差异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4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李子意见 认真对待的我自己所谓的诗 百不存一 其余所"填"的诗通常是游戏之作 应景之作 别的不论 其间有多少真性情在 尚要存疑 何况天台兄所讲灵魂啊守候啊什么的

诗是什么之类的命题 留给愿意刨的人去刨 这需要立住脚跟后左推右论的 凡想定义什么是什么的 通常无法简单明确的给出  

至于真诗与伪诗 更无须我操心 哪些是鲜花哪些是塑料花 大部份还分得清 就算是鲜花 也有我讨厌和我喜欢的

网上所作 认真说 跟诗真能沾点边的 不过那么几个人写的 还得说是一少部分 其余不过是大家沟通的理由或者说起哄的材料而已 凡把它们都当了真的 且做痛心疾首状 我觉得都是诗道捍卫者(无论哪个角度都是褒义) 除了仰视之外 也只能仰视 真正的诗人 有传承的因素 但说是由理论或者诗话集评之类中得了教义 个人存疑 

比较懒 标点没标 回头看了一下 说了跟没说差不多  回了再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14 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议八病,如果老八也觉得号得还行,那于本文,老八的态度则令俺有点惊讶,一脉相承,说的其实也就是那么点事。
老八也少装大尾巴狼,什么缺席几年,你对网络诗词这摊东西的关注还真断过?要不要俺揭揭你的天涯马甲?
“我对真伪之辩不甚了了,对于诗有品相好坏不同倒是认为更妥帖一些”,好坏之论,其实能起的作用极其有限,那只能在特定的种类框架下进行才有效,那种工夫,实际是每个诗词论坛的版主的日常事务,做得好一点差一点之分罢了。纵然这种工夫,也难免是皮相上之经营,好与坏,没有一个定律,无法量化。填惯词的批评起古风,传统派批评起实验派,都难免是鸡同鸭讲,最终乱糟糟一团,好与坏,最终变演化成争夺话语霸权的无聊把戏。
“诗人作为创作主体最好有着自由意志、独立品格;有某种可以为之牺牲的信仰;对于生命怀有敬畏之心。如是再技巧形式经验补足,作品才可读。”这个态度俺极度赞同,而且本命题的核心也正是以此为立足点,但愿老八将出自自己键下这几句话细味再三。事实上,如果当今文言诗要有立足空间,或要更上一个层次,首先要是人性的苏醒、独立的精神、个体存在的价值,当今诗词的被边缘化,俺认为是完全合理的,因为它连最基本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其弊,绝非几个新词或白话入诗的技术皮相,而是它的内在精神已奄奄一息。
细观中国文化,实在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就平时文论文牍,见惯的是畏畏缩缩、扎堆儿气味浓郁的“我们”认为如何如何,极少见文责自负的“我”认为如何如何。到文人诗歌中,这种官场文化习气丝毫不减,道德也好文风也好,扎大堆、傍大腕才是所谓正道,这就叫附庸风雅,吟咏来吟咏去,每每是在为某一群体、某一种价值观作代言人,唯独不敢透露当下之自我,因为个人价值其实是不存在的。这种躲躲闪闪的文化,衰落至市井,也就是劣等画匠笔下的“岁寒三友”、“虚心高节”那样子了。
为某一群体、某一种价值观作代言人,作为这种可以不经授权可扮而演之的“角色”,人格的面谱化,带来表现手段上的程式化,那些赝品诗中峨冠博带形象的制造者们,不知那面谱到底与自己肖似几分?
艺术不就是造假术么?诗不也是一种艺术么?俺说,诗应该是艺术,艺术却终究不是骗术,虽然它的表相可以是子虚乌有,却有可触可摸的真实内在。读古人流传下来的经典,每有对席扪心之感,纵然天马行空如太白,若说那仅是搬弄词藻,你信么?
虚假之情,以套路抒发,旧诗真的差不多死了,事实上许多人也相信它已经死了,于是才有灵前旦夕之狂欢,而穿的却是孝衣白巾。
这样的写作套路之下,哪能不是赝品?赝品其实也挺好,俺就两百大元买了一只青铜兽,因为俺喜欢,喜欢得固执,它于俺是消费品,不涉价值判断。现在是快餐文化时代,意淫不好么?麻醉剂不好么?好,很好:)俺其实不反对这些,不过俺讨论的却是另一种东西。
若作诗如说话,那么俺这个听者,要听真话,动听的真话,而非漂亮的假话加套话,如俺一看见朱军出现荧屏上,立马转台一样。有句话说起来也许不大好听:老干体、民主诗、才子佳人辞,本质上都是一丘之貉。
诗词之衰落并不是宿命的,根本原因乃是创造力的衰竭,文人文化肇兴之初,它也确实光芒万丈过,到这种文化烂熟之世,其魂灵已招之不返了。它的命运与文人画一样——洋鬼子可以热情洋溢赞赏水墨画是如何美丽动人,一转身,却都归类到“民间工艺”(folk art—)里,它们的特征是可复制的、可批量生产的、可偷取(借鉴)固有创意的……
曾有这么一幅漫画:一个勇敢的水手去远航,手举望远镜向着广袤的银河,题目叫寻找自我,却没发现他自己的倒影就在身边平静的水中。创造力并不是玄秘的东西,说句粗俗的话,那叫撒泡尿照见自己。当你弄清楚自己其实是个什么样子,那么,源头也就在其中了,若能作一花一世界之鲜活呈现,那也就跟罗素所向往之参差多态不远了。至于你的世界与他人之世界如何豁然洞通,那又是另一命题了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14 4:52:03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8-14 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另:谢谢鱼千里兄的回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4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与我心有戚戚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14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幽梦斋主在2008-8-12 12:41:32的发言:
QUOTE:
以下是引用灏子在2008-8-11 17:15:36的发言:

对的,之所以悲哀,正是因为知道清议之无用古今皆然,较堂吉诃德的长矛更显突兀于周遭。

何谓诗,何谓好诗,这是诗学的基本问题,由此而有诗界诸相。

诗人而能评,则多了一只反思之目。所谓偶开天眼觑红尘,固然自身亦在红尘之中,但已经非比寻常了。因此,为天台喝一声彩。

喜欢灏子姐姐这个回复

谢谢幽梦小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7-21 11:10 , Processed in 0.015071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