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856|回复: 29

揽尾杂议(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24 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揽尾杂议(六)

《满江红》岳飞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岳飞这首满江红英勇而悲壮,深为人们所喜爱,它真实、充分地反映了岳飞精忠报国、一腔热血的英雄气概……”这是随手在网上搜到的赏析。岳王爷乃民族英雄,俺没有疑问,不能以今人所谓普世标准去质疑古时人心,给民族英雄安上一个反人类罪名,那是很无聊的,也是不智的。“战地黄花分外香”、“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等等,都颇令颇大比例的人民击节赞叹,说有问题那是找死

就词论词,俺亦承认,在温柔敦厚、哀而不伤、乐而不淫之外,还存在着另一种君子语境-暴力。因其存在,古君子们的面目也才显得立体起来。暴力与温和感性一样能产生美感,而且其渊源是同样的久远,也许更久远。

由于诗教的中庸精神过分强大,这种暴力之美呈现的方式,绝大多数是以民族大义-一张比中庸更大的牌来作护身符、堂堂皇皇又躲躲闪闪地出现的。

本文对暴力诗歌的讨论不过是个引子,到此为止。下面着重讨论诗教。

不学诗,无以言,而温柔敦厚,诗之教也。对于一位古代君子内外修养上的基本要求,是儒教的核心部分:仁=中庸。

举哀而不伤为例:悲哀而不过分,乃儒家诗教的重要命题。指抒情不失中和之美。它意味着:1诗歌具有中和之美。也比喻处事适中,没有过与不及之处。2 形容感情或行为有节制,不太过分,也无不及。3 形容装出悲哀的样子,但并不真正伤心。4虽感情悲哀,但不伤害身心。优美雅致,感情适度。

如果承认诗歌的主要任务是抒情,那么传统诗歌乃是有限度的抒情。

而耐人寻味的是在道德人格之外,诗教对诗的性格-也就是诗人的性格也提出了如此毫不含糊的约束,这在世界各民族的诗歌史上绝无仅有。

在此分析一下文化情境。

作为古代的读书人,终极目标只有一个:从政。而无论是否得志,在这个政治梯队上的人所使用的标准语言,前面所举四点就是其特征。诗歌作为这个群体中人抒发情志的文学载体,其精神和表述方式也当然是一致的-符合中庸之道,端着文质彬彬谦谦君子上大人的范儿,故,在漫长的歷史中,作为文化主流的文人诗词的范畴里很少见到激烈决绝的感情迸发,敏感、偏激、专注、痴狂种种典型的艺术性情常被排斥,是的,激烈的性情,对官人或准官人们来说,是不合格乃至不光彩的,古今官场中能有几个大情大性的?话留五分余地,还得双关影射,七弯八拐的,还得时时拉扯靠山,保护了自己还标榜了自己……中庸是一条界线,越出半步,则尖新峭薄、张怒叫嚣等等斥责不绝于耳。除非来头忒大,如李白的董龙,太祖的土豆牛肉加放屁,否则想玩点不中庸,还得配一帖民族大义的护身符不可,如岳王爷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喝人血吃人肉,全民一致叫好近千年。

说到底,文人诗是文化垄断的产物。

诗教之下这种绝无仅有的文化情境,就其正面来说,那叫东方式的、吾族独特的含蓄蕴籍的审美价值观,而其负面,能否解读为一种吾人习惯却不合理的、从无置疑的桎梏?

嘘堂们面临的难题乃是失去文言语境的文言诗之重生,不知他们有否留意到,在此之外还有一个也许更大更为迫切的问题,即失去“文人文化情境”的文人詩在当代的消亡命运?

知识分子-文人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如今日的人文关怀,与士大夫的悲天悯人之完全不同。今日中国人与古代中国人之差异,绝对大于与今日西方人的差异,这不是穿个汉服就蒙得过去的。

在人性日渐解放、自由主义日渐张扬的当代,以共性取代个性的滥竽充数的“艺术”不可能存在,无论是否习惯,中庸诗教的被突破只是时间问题,共同约定的“志”或许可以在一个集团内部存在,却不可能再有共同约定的“情”。

诗人们走下架子,还原为被异化前参差多态的“人”,乃是一件无比紧迫的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4 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前面的恨和耻,哪来后面的喝和饮.如果现在有人写抗日题材,用这种宣泄方式,我看也会引起共鸣.

太祖的放屁,却难引起共鸣,活脱脱一副泼妇骂街.盖争霸王,总不是全民族之共识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4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悄悄喝过彩之后,再谈点异议:)

诗教大体只是儒家一家之言,道家恐怕不能尽归于温柔敦厚罢。

就算从政是古代读书人的终极目标,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异类,比如徐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4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读到第6个了。

最近在读李泽厚大师的《华夏美学》,很有感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5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大有味道,俺最近偏也在体验类似命题,老九这篇所涉及的几个问题都是很有嗅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5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构精,万物孕生。很多传统的诗学命题,其实都跟生命学有关。《离骚》是好的,也是出格的,所以留下千古文章,投河死了。其实出格的诗文很多,后来他们自己又绕回来了,以生命故。
于我,学传统诗词的最大好处就是,不太容易得精神分裂症。

千古文章与一生平平安安的,两者孰轻孰重,很难衡量。大凡有才华的艺术家,一生注定是坎坷的,冥冥中自有一种牵引力——源自他们内心深处的那股篝火。
面对一些很出格的作品,会激赏,会肯定,但我不会鼓励人家放胆走下去。

中庸之道,也原非儒教所特有的东西。

当时都是些很立体的人,以我们现在的目光看来觉得有些扁平罢了。

而所谓“走下架子,还原为被异化前参差多态的人”,也就是立诚为本了:每个人都真诚地面对自己,真诚地面对自己所处的时代,真诚地面对自己所处的主客观环境。

破易立难,过犹不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5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上面同学的回帖,想继续引用嘘堂偶的名言“写文字的人要能沉着”。

我想在没有搞明白,甚至都没有想要去搞明白一个问题之前,千万不要仗着自己的一些小聪明胡乱发表意见。这个问题我以前也犯,可能现在还是。但是我很希望我和网诗的朋友们在讨论一些大问题的时候都能塌实一些,尤其是像文化,生命,人生之类的大命题。没有人有资格在这里耍小聪明。这些不学无术,而又自逞才能的小聪明也尤其使人厌烦反感。

以上不针对任何具体个人。个人以为这种浮躁实在是网诗当下的风气。

另外说严重一些菊斋上面那些朋友所做的几乎没有一个是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5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又打开这个帖子看了一遍,发现自己昨天的回帖依然有欠思考。

官本位制度下,从政的确是我国古代读书人的惟一出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6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元牧之在2008-8-25 18:25:25的发言:

看到上面同学的回帖,想继续引用嘘堂偶的名言“写文字的人要能沉着”。

我想在没有搞明白,甚至都没有想要去搞明白一个问题之前,千万不要仗着自己的一些小聪明胡乱发表意见。这个问题我以前也犯,可能现在还是。但是我很希望我和网诗的朋友们在讨论一些大问题的时候都能塌实一些,尤其是像文化,生命,人生之类的大命题。没有人有资格在这里耍小聪明。这些不学无术,而又自逞才能的小聪明也尤其使人厌烦反感。

以上不针对任何具体个人。个人以为这种浮躁实在是网诗当下的风气。

另外说严重一些菊斋上面那些朋友所做的几乎没有一个是诗。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啊.
另外友情提醒:
"说严重一些菊斋上面那些朋友所做的几乎没有一个是诗",您这句说得很浮躁.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6 13:30:1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8-26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说"沉着"就对矫正浮躁之风来说是良药,但审美并不限于沉着一种,可以拿沉着与其他的美相济相融,但各种美自有其不可互代之独立价值

至于诗教我是同意灏子姐姐说的为典型的儒家一家之言的,不过我觉得孔子并没有拿"温柔敦厚"限定诗界的意思,至多说他很欣赏这一种诗的美而已,《诗经》里的诗就显然不尽温柔敦厚,孔子自己也说过“诗,可以兴观群怨”又说“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还有“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的话,都是本诚而言显得宽大包容

另外牧之说“菊斋上面那些朋友所做的几乎没有一个是诗。”我也觉得的确严重了,正如嘘堂一样拿主观审美爱好与标准下判断的倾向比较明显,静安先生说做文学严肃与游戏两种精神都不可缺,又说境界不可以大小论,壮美与优美并称,(我想这对于做文学评论者尤其重要,而创作者则反当先其偏至之美再徐而扩之,所谓立个性面目第一也)嘘堂对于诗毫无疑问是严肃的,菊斋诸人则较偏于游戏,若以个人思想深度与成就论,嘘堂也可以说胜过菊斋大多数人,但以此谓菊斋诸人所作非诗,不能谓之公道

或者此所谓出于急切,往往容易矫枉过正罢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8-26 18:07:21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2-19 11:17 , Processed in 0.019107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