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911|回复: 29

揽尾杂议(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19 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揽尾杂议(七)

⊙仄平平⊙仄平(韵)
⊙平⊙仄仄平平(韵)
⊙平⊙仄⊙平仄
⊙仄平平⊙仄平(韵)
⊙仄⊙平⊙仄仄
⊙平⊙仄仄平平(韵)
⊙平⊙仄⊙平仄
⊙仄平平⊙仄平(韵)

这回俺来扯扯格律诗法,这个久被诗词高手不屑的话柄。

而这个问题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掀起,在已经掌握了格律的人群看来,太无聊了,那些嚷着格律束缚灵性的未入门者看起来是多么地浮躁:要拿奥运自行车金牌,总得先学会骑车是不是?而骑车这活儿,一旦掌握了,那么纵然不拿金牌,也一辈子摔自己不着是不是?

俺对这道理是赞同的,而且还加一句:如果你果然写出了灵性十足的句子而出律,却有人“挥舞格律大棒”来扼杀,那他付出的代价绝对比你付出的大。格律是束不住真天才的,所谓蛛网网住了虫子,而飞鸟却一冲而过么。

掌握一门技术(原谅俺把这个说法来形容高雅的文化)需要投入成本,这是躲不过去的,其投入的精力时间毕竟是有限的。如果您一定要仇视这副精神镣铐,那么很好,您更有必要对它下一番研究功夫了。无理由地痛恨一样您并不懂的东西,那您还真是感性类型的——也就是说没打算讲理的,也就是说您的意见是可以不受重视的……

既然这个问题很低端,俺打算从另一角度来谈谈,先不谈其难而谈其易。俺看网上同学喜欢写七律的很多,那就谈它罢。

基本平仄规则那些,随便一刮资料实在太多了,不劳俺罗嗦。弄懂这些东西大约花了俺不到半小时,找了五十六颗围棋,黑白各半,先把规则上不能挪动的棋子固住,摆几下就搞定-俺这个人长于直观,总结起来,也就是两个句式加上衍伸罢了,如果依五律,那句式还各短两字……这些其实没多少好说的,格律对于智力正常者来说不应该成为障碍,当它与“诗法”捆绑在一起的时候,方彰显其妙处。

来看看以下这些:

“起笔突兀法,做诗起笔,有明起暗起陪起反起之别。……学者明此诸法,起笔者尤以来势突兀为胜,若一涉平淡,便觉句法不挺矣。……承笔衔接法,律诗以第二联为承笔,或写意,或写景,要与上联起笔衔接,不可松泛。起笔一联,仅浑括大概。点醒题意,全在此联,且需留有不尽之意,以开下文转笔一联。……转笔呼应法,转者,就承笔之意,转捩以言之也。其法有三,一进一层转,二推一层转,三反转,总以能与前后相呼应活而不板者为佳。……合笔结束法,合者,结束全诗,俾有下落也。或开一步,或放一句,总以言有尽而意无穷者为佳构……(学诗百法·刘坡公)

作诗大要不过二端,体格声调,兴象风神而已……体格声调有则可循,兴象风神无方可执……故作者但求体正格高,声调雄鬯;积习之久,矜持尽化,形迹俱融,兴象风神,子而超迈。(胡应麟《诗薮》内编卷五

背熟唐诗三百首,不会吟时亦会讴。(民间俗话)

诸如此类的普及教材还很多,不一一赘举。依程序搭起骨架,在骨架上堆粘填充物,覆革,穿衣……这种写作程序的编写成功,可称顺应群情的集体智慧结晶,它能顺顺当当、毫无悬念地帮助一个具备一定文化水平、而又没有天分的人写出一些看起来象诗的东西来,以之参加上流社会的风雅聚会。而且对古时文化人来说,这种文字的生产并不必费多少脑汁。

它能使你成为一个貌似“纯粹的人、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成本有限,为什么不?

上举数例中,胡应麟所述最堪玩味,其典型意义在于远离了作为生命个体的诗人的本性、内心,而走向“类型”抒情文字生产流程,依据这种生产流程,婉约者生产豪放辞,豪放者生产婉约辞,都不是难事,说白了这是一种“作伪教程”,稻香居作诗机的程序编写方向,不外乎也是如此。当这种鼓励人作伪的名家诗话大行其道之时代,诗的衰退沦落乃成不可抗拒之宿命。

律诗的形式,决定了它具有以下抒情特征:

一,客体(外部世界)的疏离性,或者说,若即若离。五十六个字有如一把佩剑,作为近身肉搏、擭取鲜活情态的小品它显得太长;作为宏阔铺排、婉曲深入的大制作它则太短,往往写景写情,都是匆匆交代一下,得其梗概而已。这与水墨意笔画使用生宣有点类似,激情宣泄、细致刻画都被这种有意选取的材料工具所限制(追问这种有意的限制亦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与当代诗歌的一个重要分别在于,律诗可以摈弃现场感,而代之以象征、隐喻、影射而激发读者的联想。意境与现场感在艺术价值上孰优孰劣我们无法作定论,不过很明显地,意境的营造,与现场感必须的形象刻画在手法上是不同的。与客体疏离而带来的便宜是,客体描写与现成经典意象的价值被置于同一层面上,诗者大可以以套路来摆布现成的意象,按部就班、毫无悬念地完成这一工程——而当律诗篇章中灵光一闪,出现现场感浓烈的形象刻画时,它立即带来惊喜,甚至具备了传世的可能——虽然在律诗海洋里,这种惊喜出现的概率并不算高。

二,本体(诗形式)的自主性。七律的格式,有如一只司母戊铜鼎,中间有着方正坚固的身躯,而且作矩形对称排列,从文体谱系论它与骈文有关,从其构造论它与黄老阴阳之说有关……中间两联最是考究功夫,所谓戴镣铐之舞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它容许诗者在此作意象文字的闪跳,实际上诗者亦不得不在此作意象文字的闪跳,所谓闪跳,大多数情况下亦只能先有一句而凑填出另一句,凑得匀称就是胜利。而一旦出现带有线性叙述意思的两句,则称流水对,得之不易。全诗能一气贯通如老杜“剑外忽传收蓟北” 者实在不多。而且这种快诗并不怎么受鼓励,七律套路在熟手写来,往往会在颈联处弄得密一点,涩一点,这样会放慢阅读节奏,使通篇显得耐看一点(是否真值得玩味在其次)。写诗者依起、转、承、合,读诗者论诗者亦依起、转、承、合,收腹提肛意聚丹田,一套简化太极打完,毫无悬念,多一步少一步,人人都是袁四爷,神目如电。

三,语法的特殊性。文言乃是旧体诗词的语言基础,这个概念没有问题。然而文言=旧体诗词的语言,故统称之文言诗词,这个笼统的提法越来越“正统化”,俺的疑虑却越来越深。其最大原因乃是在实践证明之下,文言水平并不怎么样的人,也照样能写出像模像样的格律诗来——同时,他们连阅读古风(这才是与文言有直接联系的诗体)也存在困难。这两种诗体的隔阂俺当初判断为戴惯镣铐者对古风抒情的自由性的不适,现在看来事情并不这么简单(当然这种不适亦是其原因之一)。而且,对文字血统的纯粹性,格律诗语言之中带有一种类似血小板般的护卫功能,与整个诗体的防御系统的完美结合,足以使一切“不雅驯”的、新造的词汇无所遁形,显得刺眼、败味。这种奇特的功能在当代人的古风中,不能说不存在,却至少不那么突出——事实上,文言对新造词汇的包容度、消化力比我们所想象的大得多。俺以为,在对体裁的认知上,无视格律诗语法的特殊规律,笼统地以文言诗词涵盖之,是一种轻率的态度。在文言、白话之外,是否还存在着另一种语境存在?一直以来就有“诗家语”的说法,但却未曾得到明确的阐述,而更多地以操作经验的面目而存在。无论格律诗的写作技巧如何熟练,其“填辞”的特点是不应该忽视的,正因为如此,炼字功夫才显得格外重要。不但如此,其句法、修辞、浓度也与古风有相当大的分别(如律中倒装句,如宋湘等人以古入律亦称特色等等)。如果格律诗法的特殊性被确认,那么就带来一个可能:格律不但有助于结构营造,而且亦起着规范古典语感的作用,虽然这后一个作用究竟有多大尚待探究,却对在当今失去文言语境下的旧体诗传承的可能性这一困扰当代人的问题带来了另一启示。固俺建议,写到一定深度的写手们应该回头重新审视格律,这个似乎已经“过关”了的东西的背后,还有很多未解之题。

不知不觉敲了这么一大篇下来,而且前松后紧,上下辞风严重不协,俺也觉得好笑,大致上,这篇文字是针对未入门——较高段位两个人群而写,读者各取所需便是,读来不合心处,跳过可也。而文中或令人感觉俺对格律体裁这一命题不够端敬,那么俺只好弱弱辩一句:熟悉俺的人,应不如此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1.兄说:“什么是文言文的讨论,并不等于文言不存在,是不是?这就是俺的依据。”

  对于一个定义尚在讨论阶段的概念,你能用它去定义另一个概念吗?论据尚存在质疑,你就无法用它去支持你的论点,这是常识。

2.现代诗歌的特殊性,请兄自找资料,网上估计也不少。另对兄后两句话俺没有什么意见。

  兄既然承认语言是任何文字作品的基础,那么现代诗歌是不是文字作品?那么与前面兄所说:“古时大致是雅与俗、基础与建筑的关系,现代诗歌则大致不如是。”是不是有点前后矛盾?

3 a。文人文化=文人的文化,呵呵。文人文化有以下几个特点:一,小众本质;二,业余特质;三,理想性质。其主流地位在文人集团占有社会话语权开始,科举制度是值得重视的一个转折。

  b.李白当然算文人,他的诗歌是典型的文人文化,《静夜思》这个例子已经被诗词大众化的向往者们用滥,这首诗能让小孩子看懂,并不等于他所有的诗都能让小孩子看懂,同时不足以引申出“诗词必须让小孩子也能看懂”这个命题。既然类似例子举不胜举,俺倒是希望兄能多举几个,但希望不再劳烦白乐天和那可怜的老妇又一次出镜:

c.李子写的那些貌似白话句子的词,不是内里离不开文言,而是他掌握了诗歌语言的基本规则……-那么,兄话背后这个能贯穿古今的诗歌原理(基本规则)能否见示?

  “李杜诗歌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凡有水井处,均可歌柳词”看来这些诗歌的受众者,传播者都属于文人了。呵~由此推定唐宋时期的教育水品一定远远高于今日。呵~路上随便遇一人,多半就是所谓的文人了。

  隋文帝开始用分科考试来选举人才。隋炀帝时期正式设置进士科,考核参选者对时事的看法,按考试成绩选拔人才。我国科举制度正式诞生。
  兄既然要我多举例子,那么我就举唐宋时期的例子,这个时期应该是文人文化站主流了吧?且看李白的另一首作品《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难道这文字小孩看不懂?再看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只怕这个小朋友理解起来也不会太难吧。再看宋代的李易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这个也是古风吧。好像小学生也能理解。

  再说近体诗词,唐宋时期,多数的绝句,(这里特指律绝)都是明白如话,有如口语的。比如,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杜甫《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杜牧《遣怀》(落拓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苏东坡《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陆放翁《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在来说词,宋词代表了词的最高成就,周邦彦,姜白石,吴梦窗之流,大抵是文言诗词的最佳代表,可他们却代表不了宋词的最高成就。呵~东坡的《水调歌头.中秋兼怀子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想来,小学生也能大抵明白。李之仪《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这个理解起来应该没有问题,基本可以当作当代流行歌曲的歌词了。呵~李易安《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基本感觉就是一个怨妇在自言自语。陆放翁《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柳永的例子都不必去例举了。呵~这些作品只怕小孩子也多半能读懂。

  律诗的情况,(这里指七律,五律以及排律,广义的律诗除了上述三体外,还应该包含律绝和词。我们平时所说的律诗,是狭义的律诗,特指8句的七律和五律。)比较复杂,真要论述起来,恐怕没有洋洋洒洒数万字是打不住脚的。然而无论如何,律诗也不是文言诗词所能完全概括的。这一点从崔颢的《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文天祥《过零丁洋》(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等作品都可以看出端倪。

  自古诗歌,无非是一堆意象的有机组合而已。这个机就是各个意象之间的相互联系。这就是我说的基本规则,

  这也是真正的诗词高手,即可以写婉约词,也可以写豪放词的原因所在。其根本就是所用词语风格的不同罢了。比如苏东坡,即可以写横绝一时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又可以写温婉深情的《江城子。悼亡》(十年生死两茫茫)。比如陆放翁《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也是婉约之作。他的《诉衷情》(心在天山,身老沧州)应无人怀疑是豪放之作吧。辛稼轩《永遇乐。京口怀北固亭》,《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也是风格相差极大的作品。

  所以,对于LZ而言,他使用的所谓白话文字,无非是个人的风格而已。犯不着生拉硬套的和文言文拉上关系。

4.a每个时代的诗歌都可以反映当时的文化与语言习惯-这点俺赞同。

  兄既然赞同这一点,那么依照兄的逻辑,作为诗歌基础的文言文是不是也随着时代的不同日新月异呢?那么今日的文言文又是什么呢?

  b-在此兄偷换了一个概念:旧体诗词=包含白话诗在内的“诗歌”,小概念套大概念,文言作为诗歌的语言基础随即确乎显得荒谬不经,但这并不能有佐于兄“诗歌的语言应该是简洁的书面语”这个观点的阐发。

  兄应该明白白马非马的道理吧。我这里说的是诗歌的语言,而不仅仅是旧体诗词的语言。我说的诗歌的语言是“马”,而不是单指旧体诗词而言的“黑马”,不论你是黑马和白马,你都必须符合马的基本概念才对。同理,旧体诗词与新诗也必须符合诗的概念才可以。当然如果兄有指鹿为马的嗜好和习惯,那么在下也只有无话可说了。呵~

  综上所述,文言文并不能代表诗歌的基础,即使是旧体诗词,亦然。旧体诗词的写作,需要的是对框架结构的了解,这也是古人为什么会提出起承转合理论的内在原因,不论他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你了解了诗歌的框架结构,你明白了诗歌不过是意象组合的游戏后,你就可以开始写诗了,而且可以写得相对不错。文言诗词,充其量,只是对诗歌表现形式的一种充实罢了。本质上与豪放派,婉约派,江湖派,江西派,四灵派等等风格流向没有什么区别。

  诗歌是各种意象的组合之说,从一个侧面也证明了“诗歌的语言应该是简洁的书面语”的说法。道理在于意象的组合,自然而然的就省略掉了某些不必要的成分。陆游“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即是证据之一。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23 13:48:3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9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9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倒,其三转折太快了,有点晕。
我也说点不太靠门的,个人意见:))。

我觉得若是论格律,举例的话,最好先举个五律仄起的体势,因为七律的体势是在其基础上衍化而来的。格律发轫于沈约(“永明体”),形成于初唐,而五律是最高确定下来了,而后有五绝、七律、七绝。于初唐,七律也没怎么被固定下来,看崔颢的《黄鹤楼》就知道。
说到诗的炼字,我觉得跟细节描写差不多,唐诗的最高成就之一是把许多的日常生活场景诗意化了,这便首先要求作者对这些场景要有一种独特的人生审美体验。练字,便是要求作者寻求最合适的字眼,把一些诗意化的东西尽可能形象生动地呈现出来。其首要问题便是,作者对所描写的东西有没有真实的审美感受。必须潜心,必须深入,然后才有资本炼字,文辞刚健,诗乃有骨,这个东西是骗不了人的,于古风亦然。我对一些瘫软无力,秋虫唧唧般的东西很感冒。纯粹是没话找话说,自己写得一头雾水,人家看得也一头雾水,不知所谓。诗贵含蓄,但绝不是玄虚,空虚,乃至天生贫血,苍白无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9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几个关于“文言”关于“文言文”的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手头没有什么资料,如参枯禅般,搞得一头雾水。
1,文言文的概念最早是谁出于什么原因提出来的?
2,文言的名词解释。
3,文言之“文”厥初何指,大致经历了哪几个衍变过程?

我自己也在网上搜了一下,因为大脑思维时的转向相反,转速不同,所以好像找不到答案。

第一个问题,搜成了“谁最早提出弃用文言文,改用白话文?”

综合各网站,答曰:{-----------

在中国文学平民化活动期间,最早提出弃用文言文改用白话文的是:胡适 。

胡适1917年初在《新青年》上发表了《文学改良刍议》。在这篇文章里提出改革我国的文字,即用白话文作为语言的工具,白话文不仅可以用来写文章,作诗,作为交流工具等,取消文言文作为交流的工具,胡适认为文言文是死的文字,白话文才是活的文字。

为此,他提出文学改良的八条建议:

(一)、须言之有物。写文章的人一定要先有一些值得一说的东西,才下笔。重在内容而不在形式。

(二)、不摹仿古人。一个时代要有一个时代的文学,后一代勿须模仿前一代。

(三)、须讲求文法。中文的文法本来很简单,但是中国古代的作家容易运用各种形式如对仗、骈骊 、典故等故意弄的很复杂。

(四)、不作无病呻吟。

(五)、务去滥调套语。

(六)、不用典。用典是中国文学里自古时期遗传下来的一种花样。自中古到近代中国诗文简直是典故的天下,中国文人已经把这种传统弄成了习惯。

(七)、不讲对仗。

(八)、不避俗字俗语。

在理论倡导的同时,胡适还进行了一些文学创作的“尝试”。其出版于1902年的《尝试集》,乃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新诗集,颇有开拓之功。
参考资料:http://eblog.cersp.com/userlog/11557/archives/2006/52663.shtml
五四时期,陈独秀《新青年》发出口号:废除文言文,提倡白话文。最早刊登白话文《狂人日记》《伤逝》等,是为“白话文运动”。 1920年,民国教育部规定学校停止使用文言文教材,白话文终于取得文学语言(民族正统... 
----------------------------}

第二个问题,答案很无聊:
{————
文言文是相对于白话文而言的,字面意思,应该是:被文字化了的语言的一种文体。后面那个“文”指文体。

————}
第三个问题已经被第二个问题的答案雷倒了~~~

我自己呢,凭空揣测了一番,总觉得这文言二字跟孔大圣人脱不了干系,相传《易》之《文言》是他老人家的杰作。于是又搜了一下,不期然碰到一位风水大师:))
{————————
http://blogtest.soufun.com/6967912/2366219/articledetail.htm

《文言传》为周易《十翼》之一,亦有以《乾文言》、《坤文言》分而为二者。自王弼以后,皆编入乾坤二卦之下,不复分篇。然“文言”二字之义,古今注释者数十家,各执一说,无一是处。

     姚信曰:“乾坤为《易》门户。文说乾坤,六十二卦皆放焉。”

     刘瓛曰:“依文而言其理,故曰《文言》。”

    《正义》曰:“《文言》者,是夫子弟七翼也。以乾坤《易》之门户,其余诸卦及爻,皆从乾坤而出,义理深奥,故特作《文言》以开释之。”

     陆德明曰:“文饰下卦之言也。”

     梁武帝曰:“《文言》是文王所制。”

   《程传》曰:“它卦《彖》、《象》而已,独乾坤更说《文言》以发明其义。”

    朱子《本义》曰:“此篇申《彖传》、《象传》之意,以尽乾坤二卦之蕴。而余卦之说,因可以例推云。”

    任钓台《周易洗心》曰:“孔子欲明乾坤二卦之蕴,首述文王语以发端,故谓之《文言传》。”

     惠氏《周易述》注曰:“《文言》,乾坤卦爻辞也。文王所制,故谓之‘文言’。孔子为之传,故谓之‘文言传’。”

     毛西河《仲氏易》曰:“绎文王所言,故名‘文言’。”

     阮氏《研经室集》曰:“《左传》云‘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孔子以用韵比偶之法,错综其言,而自名曰文。

     综以上诸家之说,姚孔程朱,均以乾坤为《易》之门户,故特加《文言》以阐发其义蕴,意亦良是。然何以名曰《文言》,仍未能解也。

     姚孔程朱,均以乾坤为《易》之门户,故特加《文言》以阐发其义蕴。“阐发其义蕴”看似明白,实为让人一头雾水!

     乾坤为《易》之门户,许多人看不懂《周易》的原因就是对“乾坤为《易》之门户”乾坤不知如何理解。乾坤为《易》之门户的解释其实离真理就半步之遥,乾坤就是天地盘。坤,地盘。就是文王八卦;乾,天盘。就是将所用之卦按上下左右展开。详见霍斐然老师对乾坤中《文言》解释。

  《文言》核心秘密在于使用文王八卦作为地盘写成。

------------}


 这是第二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凭空发挥不了多大想象力来着,于是只得凭空揣测第三个问题:

我总觉得“文言”之“文”字,应该是“文饰”的意思,文言便是指有文采的、被修饰过的语言。如果我记得不错,“文”应该是“纹”的本字,“文章”原本指的是天地万物之色泽花纹。
古人取法于天,而后有象形文字,而后有道家之“法天贵真说”,而后有儒家的“天人合一说”。《文心雕龙》之《原道第一》里面说是:

{---文之为德也大矣,与天地并生者何哉?夫玄黄色杂,方圆体分,日月叠璧,以垂丽天之象;山川焕绮,以铺理地之形:此盖道之文也。仰观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两仪既生矣。惟人参之,性灵所锺,是谓三才。为五行之秀,实天地之心,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

   傍及万品,动植皆文∶龙凤以藻绘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夫岂外饰,盖自然耳。至于林籁结响,调如竽瑟;泉石激韵,和若球锽:故形立则章成矣,声发则文生矣。夫以无识之物,郁然有采,有心之器,其无文欤?

   人文之元,肇自太极,幽赞神明,《易》象惟先。庖牺画其始,仲尼翼其终。而《乾》、《坤》两位,独制《文言》。言之文也,天地之心哉!若乃《河图》孕八卦,《洛书》韫乎九畴,玉版金镂之实,丹文绿牒之华,谁其尸之?亦神理而已。

   自鸟迹代绳,文字始炳,炎皞遗事,纪在《三坟》,而年世渺邈,声采靡追。唐虞文章,则焕乎始盛。元首载歌,既发吟咏之志;益稷陈谟,亦垂敷奏之风。夏后氏兴,业峻鸿绩,九序惟歌,勋德弥缛。逮及商周,文胜其质,《雅》、《颂》所被,英华曰新。文王患忧,繇辞炳曜,符采复隐,精义坚深。重以公旦多材,振其徽烈,剬诗缉颂,斧藻群言。至若夫子继圣,独秀前哲,熔钧六经,必金声而玉振;雕琢性情,组织辞令,木铎启而千里应,席珍流而万世响,写天地之辉光,晓生民之耳目矣。

   爰自风姓,暨于孔氏,玄圣创典,素王述训,莫不原道心以敷章,研神理而设教,取象乎《河》、《洛》,问数乎蓍龟,观天文以极变,察人文以成化;然后能经纬区宇,弥纶彝宪,发挥事业,彪炳辞义。故知道沿圣以垂文,圣因文以明道,旁通而无滞,日用而不匮。《易》曰∶“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辞。”辞之所以能鼓天下者,乃道之文也。--}

如果反过来想一下,胡适既然主张“废文言而崇白话”,最起码他潜意识中应该是约摸知道“何谓文言”的,他的《尝试集》里面的一些诗我有看过,跟他主张的“口语即诗歌”一样,都是些不加任何修饰的大白话。他是有意与“文言”对着干的,是不是可以说明,“文言”原本是指有文采的、被修饰过的语言?
这样看起来,文言的定义原本就跟书面语的定义差不多


 

这排版真晕!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22 17:41:50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9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峰会台上答问的时候,硬生生把一句话和着唾沫咽了下去:

  如果您一定不要格律,我有权利不欣赏您的裸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0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倚天兄热心:)

文言这个概念,与许多我们身边熟悉不过,但细究起来又很含糊的概念一样,倚天兄这番搜索,也似乎没有哪一个阐述是能令人满意的,事实上,俺们也过惯了笼统苟且的日子,模糊逻辑不是先进逻辑么,起码爱妻牌洗衣机上俺发现过这个按钮:)文言这个概念大致也如此,如果从谱系学来梳理,那麻烦大大的有,古往今来之作者有麻烦,最终是梳理者的麻烦-工程繁浩倒在其次。

文言能力的获取,素来除阅读揣摩别无他途,这跟一百年前学习绘画必自临摹入手类似。俺常想入非非:文言的文法,是否也能打散谱系,解构分析出一套语素、句法、构造的可行法门?也就是说,文言可以象俺在美术院校的国画专业授课一样,只讲造型法则而不须临摹某派某家画谱?不过这项工程劳动量一定非常恐怖,俺不如还是读俺的文选唐宋八大家去。

****************************************************

摸象精神,俺认为就是基于一种追问欲望,俺那闺女就是典型的爱追问者,经常弄得俺这当爹的狼狈不堪。记得以前紫光兄动不动抬出古人如何如何、不如何如何,俺就颇不满意,到底是哪个古人?如果不能落到实处,那么古人就是一个拼凑而成的纸扎圣像而已,俺不需要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0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军持在2008-9-19 17:26:18的发言:

在峰会台上答问的时候,硬生生把一句话和着唾沫咽了下去:

  如果您一定不要格律,我有权利不欣赏您的裸奔。

嘿嘿嘿,这就是军持兄的不是了……俺等作为八卦门人,有裸奔那是一定要欣赏的,格律么末节啊末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0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em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0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1 什么是文言文?文言文与唐宋时期口语的差异是什么?唐宋时期的口语与今日口语的差距有多大?

2 古代的诗歌与他们当时语言的关系是否等同于现代诗歌与今日语言的关系?

3 古诗十九首的语言,即使放在今日,其中多数话语都和我们今天的语言没有太大的区别,古诗十九首是不是古风?

综上所叙,“文言乃是旧体诗词的语言基础”这一说法是否值得商榷?

  文言文的说法,其实可以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文言文大抵应该算上一切古代流传下来的行文简练的文字。狭义的文言文大抵专指那类古奥难懂的文字。

  文言文是相对于白话而产生的一种概念,大抵相当于今日书面用语的一种说法。既然是一种相对的文字,自然会有会有许多汉字是即可以当作书面语又可以当作口语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许多人不懂得文言文,依然能够写出像样的格律诗词的原因。因为毕竟在汉语里即可以做书面语又可以做口语的文字站了绝对多数。口语和书面语是无法完整分割的。

  写古典诗歌,对狭义的文言文有一定的了解,无可厚非,是对知识的一种充实。但是却不能因此而看轻了那些对所谓狭义文言文缺乏了解的诗歌写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8-23 06:22 , Processed in 0.018293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