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天台

揽尾杂议(七)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2 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咳,什么是文言文-这个问题不是正讨论着嘛:)

“文言文与唐宋时期口语的差异是什么?”-既然上面的问题还在扯皮阶段,那么这个问题提出得是否早了一点?如果是仅指唐宋时期的书面语,那么唐宋时期的口语是个什么状态俺们得到的佐证实在不多,比如《异闻集》、《侯鲭录》或者《莺莺传》一类小说也是用的书面语。唐时期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时代,口语的变动可以想象会比较大,这种状况下通常出现的一个现象就是书面语的相对固定。

“唐宋时期的口语与今日口语的差距有多大?”-提出这个问题,俺希望不是有个“没多少差距”的成见在先。唐宋口语状况既然不明,一切回答都是臆想的产物。俺觉得,口语的变化通常比书面语的变化大得多,比如“莫须有”、“奢遮杀”这些口语要合理直译,还真是叫不少学者抓破头,至今散见与各地方言中的古中原词汇亦如此。

“古代的诗歌与他们当时语言的关系是否等同于现代诗歌与今日语言的关系?”-不能说等同,古时大致是雅与俗、基础与建筑的关系,现代诗歌则大致不如是。

“古诗十九首的语言,即使放在今日,其中多数话语都和我们今天的语言没有太大的区别,古诗十九首是不是古风?”-区别太大了,你有这个错觉是因为你的古文底子能顺畅读通它罢了。它们当然是古风,而且是非常典雅纯正的古风。它们出现的时代,诗歌还未摆脱听觉,所以字眼不可能太晦涩而已。记得在京中与南华面谈起古诗十九,他认为其格调非寒促者能为,这与俺以前所接受的朱光潜先生观点有异,但俺认为南华说的有理。

“文言乃是旧体诗词的语言基础”这一说法是否值得商榷?-以溯源角度论,当然它是谬论,俺还可以提供些佐证给你。以文人文化占主流之后直至当下的现实看,它却没有疑问。包括李子写的那些貌似白话句子的词,内里仍然离不开文言。

其后的广义狭义之分,老兄分得似乎有点轻率,以此为起点的下面一片推理,俺是不敢轻率赞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2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本来是前天打算回复的,后来发现逻辑混乱,就没敢发。反正是一些还不成熟的想法,先发了。在实在是没心情折腾这个。想来能耐着性子看完的也没几个。而我发现顶上的编辑系统错漏百出,长贴编辑起来,很是吐血,衍生出一些重复的章句,怎么删也删不掉。

推断的是:文言的本义是有文采的,经过了修饰和提炼的语言,就这个意义来讲,跟现在所谓的书面语的定义没什么区别.而因为手头没有原始资料,我只能是尽可能合乎逻辑的揣测.揣测得一头雾水的,所以希望有人能帮我解解惑.
名不正则言不顺,我们折腾了这么久的所谓文言,若被人诘之“何谓文言”而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话,是件很荒谬的事情。就像“诗是什么”,即便没有明确的观点,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多多少少也要能说上一两点,即便是有分歧的,矛盾的。

胡适所提倡的"废文言而崇白话",其中所谓白话者,当指现代汉语无疑,但他自己更倾向于没有经过怎么提炼的口语写作.事实证明,这样做矫枉过正,是行不通的.而其中所谓"文言"者,究竟是什么呢?就我个人的结论,应该是指约定成俗的,深入国人潜意识中的,自先秦以降直至清末,一种官方认定的通行的写作语言,包括诗,词,曲,联,散文和铭,诔,檄,诏策等一切正规应用文所使用的写作语言,但是不包括六朝志怪,唐宋传奇,明清章回,这些小说体的写作语言一般认为是古白话,也不包括佛家经卷注疏和理学家的讲义,这些也被认为是古白话,都在近代汉语的范畴里.
我这样说好像与上贴自相矛盾,似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据考,最早出现的小说体文本应该是晋·干宝的<搜神记>和刘义庆的<世说新语>,而佛教是六朝时期开始传入中土的,于是有人推论,先秦以降直至两汉,文言(即当时的书面语言)与口语还没有多大裂痕(看王充的<论衡>就能察觉到这一点,他的行文风格质朴无文,带有当时的口语色彩),直至魏晋南北朝,才逐渐脱离口语,形成了一种很特殊的专门的写作语体.
文言既然是以前的书面语,是经过修饰和提炼了的当时的口语,本可以时时从口语中汲取养料,为什么会脱离口语而逐渐成为一种专门的写作语体呢?我的推论有三:
一,受当时的社会思潮以及传统的儒道思想的影响,由玄思至清谈,由"礼仁"至文以载道至文以明道,再由两者交汇至仕人画\文人诗词,重神视而不求形视,既然有水墨画有京剧,写作语体完全脱离口语便一点都不显得奇怪.
二,受当时的士族制度的影响.吃饱没事,附庸风雅.以别于下层土孢子.而且出于统治的需要,不失于一种好的愚民政策.
三,由于各地方言太过芜杂,出于交流的需要,当时困于战争,后来因循既定事实.

既然文言最终演变成了"死"的书面语言,有没有必要坚持文言文写作?这个问题其实很奇怪.比如小说,自六朝开始人家就自觉地用白话折腾了,如果现在还用文言文来写小说肯定是行不通,这是出于表达的需要,用文言文写小说肯定表达不了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特别是人物对话,会失去时代感和亲切感,而一个特定时期的口语最能表达这个时期的社会思潮,风俗,行为习惯.用文言文写散文呢,相信在一些特殊的场合,比如铭功记德方面还会一直存在下去,于叙事抒情这两大块肯定是行不通的,卷着舌头发音说话,毕竟是一件十分别扭的事情.
[这里要插入一段话,就是,六朝志怪唐宋传奇算不算当时的书面语呢?这个东西真要细究起来势必纠缠不清,因为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只能含糊的说这是一种介乎古白话和文言之间的小说语体,讲义语体,归入近代汉语里。其实近代汉语的起止范畴本身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但这并不妨碍对它做专门研究。一些理论、概念,只有慢慢梳理,讨论,才会变得越来越清晰明确,凡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当然,也有越梳理反而感觉越模糊的情况出现,这是各行各业冲破某一关卡前的必然表现,就像学摩托车,最容易出事往往是熟练地掌握了基本要领而又未形成良好的手感的那一个阶段。]

还有就是俺们所讨论的用文言写诗词了,我相信这种现象会一直持续下去,永不消亡.而因为诗词文体本身的特殊性,每一代的口语经过提炼之后,有很多新鲜词汇都入得了诗词,这点毋容置疑。因为诗词相对字数较少,而且有一种内在的韵律,能够形成一种比较特殊的诗词语境。一首诗词,不合格律,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没有韵律,那就真成了所谓的打油诗了,新诗亦然。由“韵律”(这个词是我信手抓来的,有得讨论的话,以后再专门讨论)而形成语境,语境就像磁场那般,一些生活的新鲜词汇——前提是如铁如钢般可以被磁化的,只要被心中那股韵律很好地磁化了,它便能完美地融入磁场中,成为其中一分子。于新鲜词汇,不仅古诗词有个磁化的过程,新诗亦然。而折腾古诗词的时候,我们用以磁化的材料是文言。
语言跟思想是分不开的,可以说,文言即传统,云蒸霞蔚而又泥沙俱下。传统的思想中,即有悲天悯人,怜花惜叶,怆然交感,又有高高在上,云里雾里,不着边际。传统思想有其张力和包容性,文言亦有其张力和包容性,其包容性主要取决于传统思想的包容性,其张力却不仅取决于传统思想的张力,而且还取决于所包容的思想的张力。也就是说,如果思想和精神可以兼容,文字也必定可以兼容,不管是用文言写也好,还是用现代汉语写也好。
学文言学诗词,用文言写诗词,我时常感觉到天机闭塞,有时为了较好地表达一个意思,还得搜肠刮肚一般,灵感乍现,风起云涌,是绝无仅有的事,以前用现代汉语写,则时有灵感突发的情况,有时却又因为过分张扬而搞得行文俚浅。所以一直摇摆不定。我觉得没有中间道路可走,一是坚持用文言写诗词,融会思想和精神,潜心磁化鲜活词汇,一是坚持写新诗,融入传统思想。半文半白的,近代很多人已经折腾过了,像秋谨、柳亚子,闻一多等等,行不通的,他们不会比我们智商低。而文学的样式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对于我们这一轮人类,就像神话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一般,诗歌的黄金时代也已经结束。。
离题万里了,打住。总结一下:一,文言的本义是有文采的,经过了修饰和提炼的语言。
二,现代通常所说的文言是指约定成俗的,深入国人潜意识中的,自先秦以降直至清末,一种官方认定的通行的写作语言,包括诗,词,曲,联,散文和铭,诔,檄,诏策等一切正规应用文所使用的写作语言,
但是不包括六朝志怪,唐宋传奇,明清章回,这些小说体的写作语言一般认为是古白话,也不包括佛家经卷注疏和理学家的讲义,这些也被认为是古白话,都在近代汉语的范畴里.
三,文言即传统,云蒸霞蔚而又泥沙俱下。
四,镜中之花,水中之月。
发现整理一遍以后再论述的话,应该不会再绕来绕去了,以后心情比较闲的时候再重新码一篇,存下先。

另外,回天台,“文言的文法,是否也能打散谱系,解构分析出一套语素、句法、构造的可行法门 ?”,这个不是问题,在历史文献的基础上,虚词跟句式掌握好了就不成问题,问题是谁会像学素描那样经常性“写生”呢?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22 19:54:4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10楼

1.既然你说什么是文言文,还在讨论中,尚未有结论,那么兄台又依据什么说“文言乃是旧体诗词的语言基础,这个概念没有问题。”的话呢?

2.今日现代诗歌的用语于今日语言的关系难道已经脱离了雅与俗,超越了基础与建筑的关系?语言是任何文字的基础,不论是古代还是当代。

3.引用老兄原话“文言乃是旧体诗词的语言基础”这一说法是否值得商榷?-以溯源角度论,当然它是谬论,俺还可以提供些佐证给你。以文人文化占主流之后直至当下的现实看,它却没有疑问。包括李子写的那些貌似白话句子的词,内里仍然离不开文言。”

a。什么是文人文化,兄对文人文化是如何定义?什么时候才是文人文化站主流的开始?

b.李白算不算文人,他的的诗歌算不算是文人文化?他的静夜诗是不是古风?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样的诗句即使是一个没有什么文言基础的小孩子也能大致明白!类似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c.李子写的那些貌似白话句子的词,不是内里离不开文言,而是他掌握了诗歌语言的基本规则。这个就好比造房子一样,按照图纸下料就是了。所不同的,只是词语的选择不同而已。这个就好比一个诗词高手,既能写出委婉缠绵的婉约词,也可以写出波澜壮阔的豪放词一样,只要掌握了原理,照单下料就是,与是否懂得文言文的干系不大。

4.每个时代的诗歌都可以反映当时的文化与语言习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语言的变化其实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大。战国末期,荆轲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只怕除去那两个兮字,也很符合今日的语言习惯。与此类似的,还有项羽、刘邦、虞姬等人的作品。故此,我有十足的理由怀疑,历代诗歌是建立在与之相应时代的语言的基础上的,而并非是什么文言文。所谓文言诗词,只能说是诗歌的一种流向。他有着自身的局限性。他无法代表诗歌整体的发展。

  综上所述,文言文,和历朝历代的语言,现代语言等都不能单独成为诗歌语言的基础。诗歌的语言应该是简洁的书面语。什么是书面语呢?呵~这个又是一个概念。只能说去除掉只会在口语中出现,而不会在书面文字里出现的文字,剩下的部分就是书面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23 0:45:47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这个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3 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赶了个通宵,天快亮了,楼上诸兄的帖子一并答了罢,失礼莫怪:)

本帖议题主旨本不在讨论文言概念,然讨论的衍化衍生,正是乐趣所在。

不揣冒昧,在下先提一个说法看各位是否接受:文言乃是相对于白话文而言在古时通用的、典雅的书面用语。这个说法笼统粗糙,但能否大致将就着使用?如果再有兴趣深入讨论也欢迎。

倚天兄言:“文言的文法,是否也能打散谱系,解构分析出一套语素、句法、构造的可行法门 ?”,这个不是问题,在历史文献的基础上,虚词跟句式掌握好了就不成问题,问题是谁会像学素描那样经常性“写生”呢?-嘿嘿,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因有了“在历史文献的基础上”的前缀就问题大大的了:)

目空一切兄问得较尖锐:

1.既然你说什么是文言文,还在讨论中,尚未有结论,那么兄台又依据什么说“文言乃是旧体诗词的语言基础,这个概念没有问题。”的话呢?-什么是文言文的讨论,并不等于文言不存在,是不是?这就是俺的依据。

2.今日现代诗歌的用语于今日语言的关系难道已经脱离了雅与俗,超越了基础与建筑的关系?语言是任何文字的基础,不论是古代还是当代。-现代诗歌的特殊性,请兄自找资料,网上估计也不少。另对兄后两句话俺没有什么意见。

3

a。什么是文人文化,兄对文人文化是如何定义?什么时候才是文人文化站主流的开始?-文人文化=文人的文化,呵呵。文人文化有以下几个特点:一,小众本质;二,业余特质;三,理想性质。其主流地位在文人集团占有社会话语权开始,科举制度是值得重视的一个转折。

b.李白算不算文人,他的的诗歌算不算是文人文化?他的静夜诗是不是古风?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样的诗句即使是一个没有什么文言基础的小孩子也能大致明白!类似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李白当然算文人,他的诗歌是典型的文人文化,《静夜思》这个例子已经被诗词大众化的向往者们用滥,这首诗能让小孩子看懂,并不等于他所有的诗都能让小孩子看懂,同时不足以引申出“诗词必须让小孩子也能看懂”这个命题。既然类似例子举不胜举,俺倒是希望兄能多举几个,但希望不再劳烦白乐天和那可怜的老妇又一次出镜:)

c.李子写的那些貌似白话句子的词,不是内里离不开文言,而是他掌握了诗歌语言的基本规则……-那么,兄话背后这个能贯穿古今的诗歌原理(基本规则)能否见示?

4.每个时代的诗歌都可以反映当时的文化与语言习惯-这点俺赞同。

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语言的变化其实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大。战国末期,荆轲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只怕除去那两个兮字,也很符合今日的语言习惯。与此类似的,还有项羽、刘邦、虞姬等人的作品。故此,我有十足的理由怀疑,历代诗歌是建立在与之相应时代的语言的基础上的,而并非是什么文言文。-兄这个十足的理由显得很轻率,恕俺不能轻率赞同了。

所谓文言诗词,只能说是诗歌的一种流向。他有着自身的局限性。他无法代表诗歌整体的发展。

综上所述,文言文,和历朝历代的语言,现代语言等都不能单独成为诗歌语言的基础。诗歌的语言应该是简洁的书面语。什么是书面语呢?呵~这个又是一个概念。只能说去除掉只会在口语中出现,而不会在书面文字里出现的文字,剩下的部分就是书面语。

-在此兄偷换了一个概念:旧体诗词=包含白话诗在内的“诗歌”,小概念套大概念,文言作为诗歌的语言基础随即确乎显得荒谬不经,但这并不能有佐于兄“诗歌的语言应该是简洁的书面语”这个观点的阐发。

俺对文言诗词这个提法的怀疑,与目空一切兄是不同的。事实上俺对俗定的称呼一向无可无不可,偷懒之下随行文方便而用而已。然这次在北京峰会上有学者大赞文言诗词这个称呼如何如何严谨,俺才来认真了一把……在此一节认真或不认真,其实无佐亦无害于创作,然俺还是希望它只存在为一个习惯而不是一个权威概念,若如此,李子恐怕是第一位可能被踢出这个圈子的——俺说这个,并非为帮李子喊冤——长远看这全无好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9-23 7:08:3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汗,目空兄和天台把讨论搞得像紫光兄评诗似的,逐条逐句的,有点晕。针锋相对的结果,一般是不了了之,因为这不是打仗,永远不会出现一存一亡的局面。
好辩之人,或者说真正的辩才,有一通习,那就是不辩则已,若真与人辩起,无理也要占三分,此乃辩者本色,亦是男儿本色。自嘲也好,自诩也罢,我就是这样的。赞也好,讽也罢,口黑口黑。。。:))。
现代汉语中之所谓“反义词”者,又分“绝对反义词”和“同位反义词”,所谓绝对反义词,不是生,就是死,半死不活也是生;所谓同位反义词,比如“东南西北”“春夏秋冬”,你若势不向北,那么向东也行,向西也行,向南也行,不是说,北的反义词就肯定是南,南之外,倘复有东、西,东南西北皆行不通,还有上下可以腾挪,即便上下也腾挪不了,还可以固守原地,天地我居中,一动不如一静,以不变应万变。
我这是说废话了,有和稀泥之嫌。大伙能不能把自己的观点都比较系统完整地亮出来了先,陈述也是一个自我梳理的过程。如果自己都无法明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表达起来模糊不清却又不自知,看着不晕才怪。胜人者力,自胜者强,辩论应该是一个相互交流和相互吸收的过程。天台总是拈起“摸象精神”,什么时候有空,能不能于此坛中专门八卦一篇,以彰宏旨,我武维扬?愚以为啊,这摸象精神里头,应该有“求同存异,互相生发”这一点吧——好像是慕容兄最先提出来的。各人亮下观点,坚持而不必固守,人家怎么看是人家的事,重要的是你是怎么看的,针锋相对势必愈扯愈远,不知所谓,最终等同扯蛋。若果能辩得人家俯首称臣,世界上就不会有暴力。当然,如果大伙都已经习惯于逐条反驳式的讨论方式,那是你们的自由,我心底是尊重的,只是眼睛有时候难免偷懒罢工。

我也在扯蛋,现在言归歪传。我看了N遍,发现除了针锋相对的一些辩驳,以上贴中,目空一切兄主要观点有二:一是“文言文并不能代表诗歌的基础”,二是由一生发出来的,“诗歌不过是意象组合的游戏,明白这点之后就可以开始写诗了,而且可以写得相对不错”。
我推测下,其一,目空兄应该是表达有误,想要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文言并不是诗词的基础;文言而非文言文,诗词而非诗歌。
第一个观点我是认同的也是不认同的。我认为,就其发端,古诗词与新诗之基础并无二致,诗歌与其他文学样式乃至一切艺术的基础亦并无二致。只不知兄认为诗的基础是什么?兄所指的基础又是哪一种?如果兄要表达的意思是,文言不是诗词的语言基础。我是不认同的:一,如果兄的意思是,古代各时期各地的口语才是诗词的语言基础,文言不是。这个论断未免太过扯皮,前面我已论述过,文言的本义是有文采的、经过了修饰和提炼的语言,即当时所谓书面语。先秦口语是文言的基础,文言是诗词的语言基础,这点勿容置疑,终不能无视修饰和提炼这一中间环节。当然,我说的是,文言是诗词的语言基础,而非其他基础。这样,第二个问题来了。
诗的基础是什么?意象是诗歌的核心,是诗歌的审美基础,但并非诗歌产生的基础。由于兄的第二个观点是:“诗歌不过是意象组合的游戏,明白这点之后就可以开始写诗了,而且可以写得相对不错”。这便牵扯出另外一个问题,诗歌的起源,也就是为什么要写诗,诗是什么?关于艺术(包括文学,当然也包括诗歌)的起源,现在比较流行的有五种学说,一是模仿说,一是游戏说,一是表现说,一是巫术图腾说,一是劳动说。按照兄行文的前后意思,你可能是更倾向于游戏说的,而我更倾向于表现说,具体的可以看看这:http://www.artcn.cn/art/yscc/YSLL/200604/8979.html
而我想要问的是:你为什么而写诗,是明白了这点之后开始写诗的,还是写诗学诗过程中,才渐渐明白这点的。这点指的是诗歌不过是意象组合的游戏。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意象指的是什么,是否等同于文学形象?掉下书袋,我所谓的文学形象,指的是文本中呈现的、具体可感的、具有艺术概括性的、体现作家审美理想的、能够唤起人的美感的诗意性的人生图画。

另外,回天台:学古汉语离不开历史文献,学素描也离不开客观参照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点看法。
1、文言和现代白话的本质区别不是书面语、口语之别,也非语汇雅俗之别或今古之别。它们的语言结构不同,如何不同,我想只要把文言文和现代白话文比较一下,应该不言自明。
2、诗歌相对于语言结构比较自由,无论对于文言或白话都如是。由于诗歌的这种自由性,有时候不太能看出它所从来自的语言结构特性。这个时候不妨逆向操作一下,即把通常状态下的文言文和白话文分别代入诗歌中看看。我们看到韩愈以文为诗,所谓的“文”就指的是文言文了;而现代白话文入旧体体裁,会是个什么效果呢?
3、那么是否存在一种独特的诗家语,它完全是独立的结构手法(按目空的说法就是意象组合)?我觉得用意象组合来解释过于狭隘了,它只能解释一部分现象,诗歌语言的灵活性应该不仅仅是这么点吧?但无论如何灵活,诗歌终究不能完全抛开其所来自的语言结构,这个在西诗中也许更明显些,因为他们的语法更繁琐一些。诗歌鼓励创造,允许例外,但不等于可以拔离语言(不仅仅是语汇)的大地。
4、当语言结构特性不凸显的时候,语汇、体裁仍有标识性作用。李子显然极其依赖体裁的标识性,他引起注目的作品,几乎都是词,一种有鲜明体裁特征的文体。体裁在某种程度上压倒了语汇。若离开这种体裁,暧昧会进一步转化为尴尬。而当白话语言结构凸显如橘子的作品时,体裁也显得有些无能为力了。
5、当某种诗歌排斥现代白话语言结构,而与文言语言结构融合无间或至少不排斥,其固有语汇以文言固有语汇为主,我们称之为文言诗词。

题外话:不要小看现在的小学生,民初的高小生,已经算得民众里的文化人了。他们的文化水准远超过古代的一般民众。虽然他们文言文读的未必很多,但一来识字不少,二来学校里也教授过一些诗歌,所以语汇浅近一点的诗歌要看懂是没啥大问题的。
宋代的民众们喜欢柳永词,清代的喜欢京剧,现在的喜欢流行歌曲。其实现在的民众文化水准更高了,但是喜欢的东西水准并没有更高,本来也没啥必然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佛爷所说的语言结构不同,着重是指的句式之不同?
现代汉语的定义有狭义和广义两种:
狭义的解释指的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就是以北京语音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的,规范的普通话
广义的解释指现当代以来汉民族使用的语言,包括民族共同语——普通话和方言。

佛爷指的应该是狭义的,没有入声的普通话。即便是普通话也发生着变化,如“我下了先”。语法这东东,开始你可以说这个句子是不规范的,使用的人多了,用得久了,你就必须得承认它是特殊的。
而其余八大方言还保留着相当多的,文言句式,像闽南话:呷未?——吃饭了没有?
其实最大的变化不是句式,而是多音节词汇的涌现。
细究起来,现代各大方言之间的差别跟你指出的文言与现代汉语之间的差别,也差不多。云贵川加上湖北一些地方的方言跟北方方言是最接近的。粤方言和北方方言之间的差别,我就不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倚天兄:
    文言文并不能代表诗歌的基础,是我少打了古典两个字,这里多谢倚天兄指正。
    1.把对人进行考查后所作的鉴定加以认真分析。 彼此用一定的理由来说明自己对事物或问题的见解,揭露对方的矛盾,以便最后得到正确的认识或共同的意见:~会ㄧ他们为历史分期问题~不休。
    2.辩析论说。
    3.辩驳争论。辩﹐通"辨"。
    4.犹议论。辩﹐通"辨"。
    辩论是指彼此用一定理由来说明自己对事物或问题的见解,揭露对方的矛盾,以便取得最后的认识或共同的意见。

    这个是在下百度到的关于辩论一词的解释。呵~紫光兄逐词逐句的评诗之法,想来也是他的一大特色,应该无可厚非。当初诗学的盛行一时也与紫光兄的这种评帖法子多少有些干系。

    既然是辩论,自然要将对方语言,逻辑等方面的错误指出来,同时也进而提出和完善自己的观点。呵~

    另外,请兄不要断章取义的去理解我的文字,我的原话是:“综上所述,文言文并不能代表诗歌的基础,即使是旧体诗词,亦然。旧体诗词的写作,需要的是对框架结构的了解,这也是古人为什么会提出起承转合理论的内在原因,不论他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你了解了诗歌的框架结构,你明白了诗歌不过是意象组合的游戏后,你就可以开始写诗了,而且可以写得相对不错。文言诗词,充其量,只是对诗歌表现形式的一种充实罢了。本质上与豪放派,婉约派,江湖派,江西派,四灵派等等风格流向没有什么区别。”

    呵~此类的断章取义偷换概念的做法,对学问的长进没有多大的好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3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nbsp;&nbsp;&nbsp; 看来这是一张混战的帖子,呵~有趣,至于17楼鱼兄的提法,等天台兄回复之后,我再来阐述自己的观点。现在有点忙,来不及。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8-23 06:25 , Processed in 0.015088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