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33|回复: 0

15岁小镇少年之死:数千辍学孩子犯下镇里30%案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6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5岁小镇少年之死:数千辍学孩子犯下镇里30%案件
袁贻辰 兰天鸣?•?2016-05-05?•?来源:中国青年报

  4月4日深夜,15岁的龙龙倒在浙江嘉兴洪合镇永兴桥路旁。凶手是6个和他素不相识的同龄孩子。
  主谋小毛刚满18岁1个月。他和龙龙是老乡。两个人都跟着父母,从云南文山的老家举家来到浙江省嘉兴市洪合镇,做羊毛衫套口的活计。
  根据警方提供的数据,10万人口的洪合镇,像龙龙、小毛这样的外地青少年,以小镇二十分之一的人口,犯下了将近30%的案件。
  小毛两年前他就辍学了,他在溜冰场、网吧、KTV交到了不少“兄弟伙”。这回,他遇着事儿,一喊,兄弟们都出来了。
  几乎同一时间,另一派的“老大”小贵也在四处喊人,包括15岁的龙龙。
  夜里10点半,40多个来自两个不同阵营的少年,陆陆续续聚集到案发现场——永兴桥。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干!”少年抄起铁棍,嘴里大喊着,冲了出去。
  冲上来的小毛和5个同伴将龙龙围拢,抄起手上的家伙,一下又一下地砸向他。不到半分钟,他就再也发不出求饶声了。
  让警方感到震惊的是,引起这场血案的冲突只是当天傍晚,小毛搂了搂小贵的女朋友。其实,当时小毛就道了歉,可双方仍然大打出手。
  “你要抓就抓啦,我很忙的,不想管他,你不要找我了”
  血案发生第二天,警方就将几名主要嫌疑人抓获。俞伟祥警官无奈地说,“警方很多时候也没办法,这种小孩,没到刑事责任年龄,抓了只能教育一顿放人,没隔多久又犯事。”
  俞伟祥也曾给许多犯事少年的爸妈打电话,可对方一副不耐烦的态度,“你要抓就抓啦,我很忙的,不想管他,你不要找我了!”
  (本文有删节)
  查看详细深度报道>>
浙江40多个少年深夜群殴 15岁少年被6人砸死
  龙龙没了。
  4月4日深夜,15岁的龙龙倒在浙江嘉兴洪合镇永兴桥路旁。凶手是6个和他素不相识的同龄孩子。
  主谋小毛刚满18岁1个月。直到被警察抓捕,他才知道,那个被自己用一米多长的砍刀打死的少年,是自己的丘北老乡。两个人都跟着父母,从云南文山的老家举家来到浙江省嘉兴市洪合镇,做羊毛衫套口的活计。
  这个交通便利的东部小镇拥挤不堪——根据警方提供的数据,10万人口的洪合镇,如今超过七成都是外地人。像龙龙、小毛这样的外地青少年,“至少超过5000人”。这些少年以小镇二十分之一的人口,犯下了这座繁华小镇将近30%的案件。

  就像香港电影演的黑道一般,一路走一路有人加入
  国道320把洪合镇劈成两半,卡车每天从这里呼啸而过,带走小镇生产的羊毛衫,运送到上海、杭州,再上船远赴欧美,直到最后变成财务报表里那一栏栏上涨的数字。
  不过眼下,羊毛衫生意彻底进入淡季,许多小街紧挨着的毛衫小作坊,几乎都关上了卷帘门。小毛也闲下来了,只能去网吧和溜冰场打发时间。
  两年前他就辍学了,他在溜冰场、网吧、KTV交到了不少“兄弟伙”。这回,他遇着事儿,一喊,兄弟们都出来了。
  几乎同一时间,另一派的“老大”小贵也在四处喊人。
  就像香港电影演的黑道一般,一路走一路有人加入,走到中邦菜场时,队伍已经壮大到二十来个人了。这其中,包括15岁的龙龙。
  已经没人说得清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了,他个头很矮,1米5几的小个子站在人群里一脸的娃娃相。母亲何丽云还记得,那个晚上,儿子被朋友叫出去时一脸茫然,“他不晓得要去干什么,但还是去了。”
  夜里10点半,40多个来自两个不同阵营的少年,陆陆续续从洪合镇周边的村子聚集到案发现场——永兴桥。

  15岁少年因染发被打死
  错过了最后的获救机会
  拿铁棒的少年用铁棍摩擦着桥面,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干!”少年抄起铁棍,嘴里大喊着,冲了出去。
  小贵和同伴被这阵势吓破了胆,他们慌忙后撤。监控录像里,二十来个十多岁的少年像受了惊的小鹿,四处逃散。
  龙龙跑得慢,他掉在队伍最后面,拐弯的时候跌了一跤。
  冲上来的小毛和同伴,再没给这个老乡站起来的机会。龙龙被逼到角落,6个男孩将他围拢,抄起手上的家伙,一下又一下地砸向他。不到半分钟,他就再也发不出求饶声了。
  让警方感到震惊的是,引起这场血案的冲突只是当天傍晚,小毛搂了搂小贵的女朋友。其实,当时小毛就道了歉,可小贵打电话的举动让他误以为是在叫人打架。于是,他“一股火蹿上来”,也开始叫人。
  没人想到,就因为这场小小的误会,这些少年对素不相识的龙龙大打出手,几乎“棍棍都往脑门上砸”。
  “你要抓就抓啦,我很忙的,不想管他,你不要找我了”
  血案发生第二天,警方就将几名主要嫌疑人抓获。奇怪的是,警方第一次做笔录时,除了小毛果断承认,其他嫌疑人都清一色地回答,“不知道棍子是谁拿的”“我没有打龙龙”“哪些人打的我也没看清”……
  俞伟祥对这样的答案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些少年进派出所的次数不比回家的次数少,“面对警察一套一套的。”
  “警方很多时候也没办法,像这种小孩,没到刑事责任年龄,抓了只能教育一顿放人,放出去没隔多久又犯事。”
  俞伟祥不再指望孩子的父母了。他曾给许多犯事少年的爸妈打电话,可对方一听是派出所,立马一副不耐烦的态度,“你要抓就抓啦,我很忙的,不想管他,你不要找我了!”
  办案警官钱晓伟说起这个就来气,“当父母的,只管生,不管教。”

  “真的没有第二条路了”
  龙龙所在的学校是一所私立的打工子弟校。像龙龙这样辍学,不算这所打工子弟校的新鲜事儿。一名八年级女生记得,刚开学时全班还有八十来个人, 一个学期不到,就只剩下了50个。班级也从两个变成了一个。
  不过这一切,学校校长和教导主任都予以否认。他们不承认学校有过龙龙,也不承认学生辍学,他们指责了许多孩子的父母,“孩子不学好,叫他们来学校谈话都不来。”
  也曾经有人想过回乡。一个贵州女人曾因为孩子学坏,举家搬回老家,可没过多久,她又回来了。“这边行情好时一年一个人挣五六万,差点儿时也有两三万,老家种地能挣多少?能养得起孩子吗?不饿死就谢天谢地了。”
  “来洪合是唯一的选择。”刚刚失去龙龙的母亲何丽云说,如果一切可以重来,自己还是会带着龙龙来到嘉兴,因为,“真的没有第二条路了。”
  (中国青年报记者 袁贻辰 兰天鸣 实习生徐芃对本文亦有贡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2-19 11:03 , Processed in 0.009257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