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22|回复: 2

丙申商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5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是时候摇起那把老旧的破蒲扇
蚊血褪淡成晚霞,叶筋凸着尖刺
让竹椅的吱吱嘎嘎攀援上电线杆
断断续续,像导盲杖感触着语词
在高压线密集捆绑着的天空里
云是静静吊着的白嫩酮体,就像她们
从未被咆哮的风暴鞭笞,一次又一次
无助号泣,绝望浸透了地上的生灵,狂奔
撞裂过白昼的瞳仁——而此刻,永恒的遗忘
温柔如浪,摇曳着盛夏傍晚的安详,每个
休止符的边缘,都笼着汗涔涔的迷茫
仿佛虞渊,我此刻的朝向,嗯你叫我羲和

我的龙我的马饮遍了海洋江河,我梦见过
年轻的我,喜欢你们在祈祷时唤我阿波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6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2

粗疏的精致,冰冷的炽热
凌乱的整齐,宏大的微小
空洞的充实,融洽的隔阂
懦弱的勇敢,温柔的粗暴

鲁莽的沉着,饮泣的欢笑
狡诈的单纯,吝啬的慷慨
固执的善变,喋嗫的呼号
贪婪的满足,宽阔的狭隘

迟钝的迅捷,安稳的摇摆
虚假的真诚,理智的冲动
博学的无知,仇恨的爱戴
瞬间的永恒,轻盈的沉重

死寂的喧嚣,完整的破碎
挣扎的顺从,清醒的沉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8 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3

他们膝行呈上的新鲜鲲脍
有股飞往南溟的梦想味道
只是尝了那么一匙,就要
从心底泛起一些莫名的奇怪
淌泻出胸骨,一滩滩凹成云彩
接着是耳鸣,隐约,遥远,细小
散作波涛间时隐时现的海礁
呃云层——不要弥漫得如此飞快
喂岩石——不要膨胀得高过黑夜
你们错过了秋柳柔软的腰肢
你们凋零似梧桐枯黄的落叶
你们该烹熟扶桑树上的雄鸡
你们该切除体内危险的狂野
你们该注射大剂量麻醉的乙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1-19 02:05 , Processed in 0.010719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