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02|回复: 1

拔剑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31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是否,我们可以不安得理直气壮

满江红 有梦      
作者:慕容

绮夜香旋,破岑寂,探陈王枕。槐安事,罗衣挽断,喟然寒寝。人海错身俱嫁娶,零星消息宜须噤。算一生共汝不多时,仓皇甚。
今已罢,连宵饮。空自忆,回文锦。固有哀未已,所怀谁审。我视雕龙如小技,何堪落语成奇谶。又万重烟火送流年,须眉凛。


我生也晚,只跟慕容有过几次简短的聊天,也多是客套的场面话,只略略调笑了某种态度。就像所有碰撞一样,有一个隐含的前提——必须对等。不管是作为对手,还是作为同道。那会我们明显是不对等的。现在的话,也许多半仍是不对等,我只能假想着勉强跟过去那个慕容对话。

以我的经验,除非天才,绝大多数后天修成的诗人,大概是很难有指物作诗立就这种才能的。当然这里的有一个默认值,即临屏唱和的那一类自动忽略,作品也要在水准之上,不是随便有了格律,压了韵就是好诗词了,那也太过容易。在我的猜想中,天才作短章诸如小令或者绝句,一字一句吐出来,再稍稍修改调整一下个别字眼和位置。长篇,尤其是要在一定水平的长篇,大约都需要作一段时间的酝酿,整个创作的过程中,有需要适当的铺垫和反复的取舍,首先要有气,然后是字句的力量,最后才是细节的调整。这些都是基于苦吟者的假想,也许真存在毫不逊色古人的天才。这是叫花子想象不了皇帝的日常,真有的话,在我的认知世界之外,小心不小心都成了不能语冰的虫子,我认。

是以对慕容这篇,我猜想应该是真有此梦,这一梦到底是当日作的,还是之前时间的沉积都不要紧。大概也是念头不由自己,来回翻滚,觉得折腾的够呛了,落诸于笔端。但是有些事又十足的不能为外人道。就是内人,也不宜道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1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算一生共汝不多时,仓皇甚。

这一句是词眼。这种情绪相信不少人都有过的,具体到个人,大概又各有不同故事,此不必细究。然而这种不安焦灼和狼狈,却又格外让人震动。我也有过仓皇的时候,这仓皇必然是猝不及防,明明很小心却被撞破,拆穿。要是一直都处在下风,是仓皇了,却是逃命般的无处可避,殊少了隐隐约约的惊诧欣喜在内。越仓皇,越兴奋。就是那种站着不是,坐着也还不是,人紧张得头皮发麻,起鸡皮疙瘩的战栗和不安。

人海错身俱嫁娶,零星消息宜须噤。是上一句的补充,人海错身,嫁娶,可说是点破了这种无奈和尴尬。下片是上一句的以后状态描述。如果有一个时间轴的话,现在是当下作词的那一刻,中间还有一个节点,仓皇甚。仓皇甚和仓皇甚之前,仓皇甚之后。下片是仓皇甚之后,直到当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9-2-19 10:55 , Processed in 0.013245 second(s), 1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