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何旭

降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旭 于 2018-7-21 20:24 编辑

  
  第三章     隐痛


      望江楼上人如荠,望江楼下水如天。昨夜刚刚下了一场小雨。望江楼左近的小食摊,鞋店,杂货铺,酒肆,脚力行人声鼎沸,好不热闹。三楼临窗的位置,正坐着对饮的两人。左边一个鹰钩鼻、深色目,看来不到三十,却自有不怒而威的气势。一望可知来自异域。对面一个则剑眉星目,腰配龙纹玉,脚踩七星靴,风流倜傥,好一个骗骗浊世俊公子。
      俊公子举杯示意,道:欧阳兄请。此次生意说来是我上官家占了便宜。日后若到湘南一带,一定记得通知,好让剑雄一尽地主之谊。鹰钩鼻的欧阳兄笑道:上官兄客气。此番若真能借贵帮之力打通天山至青城的商路,这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酒也吃了,事也谈了,欧阳先走一步。说着便不再客气快步下楼,当真洒脱得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1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旭 于 2018-7-22 12:24 编辑

     第四章     恩仇


       两人僵持片刻,就动起手来。
  欧阳无心结怨,以游走为主,将一套自创灵蛇拳一一打出来。仿佛有三个人影。一旁的冯允之看得呆了。
  不禁要为道人担心。却见两个欧阳陡然一滞,转眼便散了。这次意识都有点恍惚。
  一剑光寒。面对这一剑,欧阳心神一颤。再不敢有半分怠慢。啪的一声响,袖口已飞出一条长鞭。
  晏如晦却恍如未见,只是快一剑慢一剑的攻向欧阳要害。有些剑招,正大堂皇。有些却歪歪斜斜,刺出一剑。也不管这一剑是先伤己再伤人。但无一例外,这些剑招都阴狠至极,一旦被创,多半几个回合便要失去战力。
  西域乃是化外之地,欧阳一路行来,于武功一道也算别有心得。自二十岁后便少有敌手。今日碰上这一道人,第一眼对上,欧阳心里隐隐觉得这便当是前辈所说的一生之敌。
   灵鞭在手,几个回合后,欧阳不复左支右拙,慢慢守的稳了。之前的灵蛇拳法固然漂亮,到底是初创,原来本意也不是为了克敌制胜,只是欧阳久与各种灵蛇相处,对蛇类的模仿练习。灵蛇鞭法却是前人绝技,兼之灵鞭可硬可软,可远可近,可攻亦可守。尤其对上软剑这样的利器,更是比拳脚方便太多。另一点古怪是,欧阳直觉最开始那几剑之后,道人似乎杀意顿减。这直觉毫无道理,欧阳也不敢确定,亦不敢多想。
  再几剑过后,晏如晦收了剑势。欧阳见了不禁一呆。心道:这道人好生可恶,说打便打,说撤便撤。又见道人眼睛一闭,耳垂微微在动。心头一亮,赶紧也凝神倾听。
  原来自两人交手之后,之前盯着冯氏母女的矮子,心知此次任务必然失败,偷偷撤去船尾准备逃生。待得见到上官家的尖脸汉子惨状,心头打鼓,一发狠便干脆将船板砸出几个洞,一时间江水咕咕噜噜地涌进来。片刻功夫整个船舱的夹板吱吱作响,船也开始晃动。临近船舱有人鬼鬼祟祟探出头来,被矮子看见,冲过去一刀便杀了。这一下四周又陡然一静,只汩汩的血流声。这人再不犹豫。一个翻身跳下船去,“咚——”一声溅起不小水花。直到此时,几个藏起来的船工像是松开了手的鸭子,高声求救起来。
  矮子刚刚跳下船去,晏如晦就赶了过来,见矮子入得水里便没了踪迹,显然是个中好手。又听得船工呼救,道人也不吭声。一个纵身往冯氏那边遁去。他身影刚散,欧阳紧紧赶了过来,显然又慢了一步,见船舱漏水有止不住的迹象,欧阳也只能摇头苦笑。西域苦寒之地,水是珍物,遇上这水中之手段,欧阳多少有些头皮发麻。
  果然船号还是渐渐下沉。欧阳用力一拍,震断几块船板。用手一夹,上了船顶。见两岸水流湍急,又因连日风雨,江中雾气重重,前后左右都见不到船影。好在船中幸存者都是川人,大半多少懂些水性。见得船号倾覆无可挽回。纷纷设法自救。倒也不复最初的惶恐纷乱。
  欧阳默一运功,将船板狠狠掷将出去,船板嘣的一声砸在江面,欧阳身影一闪,踏在其上。奈何毕竟水下无物依托,船板一晃,身子不免一沉,正欲再投掷一块船板,只听得脚下波的一声,船板被异物打重,竟止住了下沉之势,直往前分水而去。欧阳怪叫一声:”好!”
  侧过头来,便见冷脸道人卓然立于水面之上,只是身子摇摇晃晃。显然是用了什么功法暂时借了力,不能持久。两人对视一瞬,晏如晦已然到了将沉的船上,几个瞬息便夹带青儿返身而回。后面冯允之急匆匆扑身来抢,却哪里沾得到道人边角,眼看就要掉下船去。忽然被人背后一推,身子已到了空中,来不及惊呼,脚下飞来一块船板,冯允之自然一点,又往前纵去。这时已反应过来,是冷脸道人和异域怪客助她脱险。尚未多想,背后又是一堆,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已经到了岸边。却听得那怪客嘿嘿冷笑:“当真是狠辣手段!须怪不得我下杀手了。“说着便将手中剩下船板彻底斩碎,软鞭一挥,船板便成了暗器,一一破空而去。几乎同时,就听得一声低呼。欧阳既已出手,就现出枭雄之姿。寻声过去,以此人为跳板,纵身一跃到得空中,脚下那人便如被巨兽撕咬,嘣的一声经脉炸裂,眼见不活了。欧阳却双掌往下一推,一股无形气浪猛然向外扩散。不过片刻,便找出了另外几人踪影。欧阳一个纵身,寻声而去,一一斩杀。只提了一个震晕过去的水贼上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2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旭 于 2018-7-22 12:24 编辑

第五章    杀机


     冯青儿在船上之时受到惊吓哭着哭着便昏过去了。之后的事情恍若未觉,此刻见着母亲和异域怪客对峙。之前的那位道人叔叔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虽心里害怕还是好奇的探头探脑,小脑袋里弄不明白三人错综的敌友关系,只在三人身上不停的打转,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反倒连害怕都忘了。
      晏如晦仍是老样子故作不知,欧阳和冯允之都注意到小女孩的视线,两人不自觉中对峙的情绪一散,再无剑拨弩张之意。欧阳不置可否摸摸下巴渐起的胡渣,袖袍一挥,不远处的水贼一声闷哼没了声息。刚准备回去,对面晏如晦移过一步,挡着了去路。欧阳若有所悟的拍了拍手,盯着冯允之道:“这两拨人都是青城派的后手,啧啧,想不到你们母女值得这么大代价。若非得罪了某家,定要去青城山讨个说法。如今仇已种下,就不必着急一时。”显然是从那水贼处得到了口供。
     冯允之听了,面有异色,好在一直脸色苍白,倒是没引起欧阳的警惕。欧阳见冯允之也不回话,大步向外走去,不想还是被晏如晦拦了路。这一下,着实惹恼了欧阳。欧阳面色一沉,不再一副随意态度,也不说话袖子一抖甩出灵蛇鞭,啪的一声响,已击向道人后脑勺。晏如晦背后有如亲见,脑子一偏,灵蛇鞭擦肩而过。欧阳动了真怒,下手再不留情。提身一纵,低跃到半空,接着又是啪啪几声异响,灵蛇鞭进退如蛇,步步杀机。这边杀机一起,晏如晦的剑光也如有灵,凌冽的劲风一滞,剑身高速振动,隐隐有潮鸣之声。不过三五个回合,双方都已用上了压身绝技,四周一片寂静,生死大战一触即发。
     冯允之眼见如此,心里转了几转,也有了决定。一则两人对自家母女实有救命之恩,二则青儿年幼此去仙霞观危险重重,现在又招惹了青城和那仇家,最好请得一位相助,乃可化险为夷。思虑及此,上前一步道:“两位高人请住手,小女子冯氏有话要讲。”场中两位哪里理她。正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几个回合下来,深觉对方实在业艺惊人,正可为平生劲敌,意欲于生死相搏中印证自身修种种武功,进而融会贯通,从此见得剑法蛇鞭之新天地。
     冯允之这才骇然,急忙直接提到重点,运起内力厉声喝道:“那些水贼,以小女子猜测该不是青城之人。即便是青城之人,多半也是被人算计了。实不相瞒,小女子真正的仇家乃是铁掌帮上官长老之子上官剑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8-8-20 20:46 , Processed in 0.009851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