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68|回复: 0

川藏317、318自驾全攻略,带上她,说走就走(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8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
10月8日,临近黄昏,竟然有一对新人在寒风凛冽中拍婚纱。他们出现在这个完全遇不到人的时候,有种惊悚感。

从那根拉山口眺望纳木错,湛蓝的湖水有些幽暗。我们扑向湖边,落日的光辉洒在金色的草地上,可以在这里欣赏自己有史以来最长的影子。

夕阳西下,气温降至0度,宿湖边板房。是夜,云月天边又群星璀璨,可惜,已经无力拍摄星空了。次日,朝霞依旧,惊涛拍岸。

之后启程向北,至那曲沿317一路向东。至索县投宿,这一段,黯淡无话。


在海拔5000的地方一宿
多有不适,以为感冒——高原最可怕的病——做好撤退的预案,开始服药并大量饮水。慢慢分析又觉得应该不是,果然当天下午完全恢复,虚惊一场。

入住板房时,服务员:“你家是泸州的?”我:“不是啊,这么说你家是泸州的了”,服务员:“我是啊,还以为你们也是,看你们的车号是泸州的”,哦,余下的时间请自觉蒙圈......我们的车号是沪AXXXXX,沪!

索秀大酒店,不能洗浴
沿街商铺接受拖拉机移动供水。酒店临索县唯一的街道,整夜都在修路,次日离床,没有了轧路机的震颤很久都不能适应。

离开拉萨,又恍惚未曾离开
挥一挥手,带不走青年活佛他的每一次歌唱,变成记忆深处的回响:

那个女子/满身都是洗不尽的春色/眸子闪处,花花草草/笑口开时,山山水水/但那块发光的松石/却折射着她一生的因缘/她坐在自己深处避邪/起来后再把那些误解她的人白白错过/一挥手/六尘境界到处都是她撒出的花种……

似乎唱给一个女子,又何尝不是唱给拉萨

——这一座在时光深处避邪的雪域高原城市,
亦多么像一把花种,
撒在多少朝圣者的灵魂上。


Day11/10月10日
索县—巴青—丁青


出发前探明巴青至丁青段
雅安、荣布、尺牍诸镇均已沦陷为泥潭——烂路,很烂。

因此索县早起,直奔昨晚探明的一家早餐店,恰遇江苏徐州市三位壮士骑行317,当即佩服的脸都青了。

在318上,不时会遇到用自行车征服它的人,317还真是罕见。看他们车子上沾着那么多泥巴,我们坚信前路漫漫了。

朝发夕至,260公里跑了一整天
好在美景依然在眼前,图2,出门便是。亚拉山口,4000+,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我们决定补给。

我们伟大的摄影家一边欣赏美景,一边逗鹰。图4、5、6、7,相机永远无法表达它的壮阔和深邃。

放眼望去,谷底的溪流如缠绕的丝带,向上依次是高寒草甸、森林和云雾。云雾之上,积雪的山尖在太阳下光辉熠熠。我们的食物惊动了一群鹰,一直在我们头顶盘旋,还有几只落在我们不远的地方。

这是我们最高海拔的野餐。

尺牍镇的藏族孩子
行前准备好的文具竟然翻腾不到了,给她们一些小礼物。从孩子的衣服上,还能不能看到两种文明的边界?

左侧盘绕在山上的一条土路,没有完整呈现。

相比318上72道拐的柏油路面,它的风险指数完全超越。这里多少道拐我们最终也没有数完,每次都峰回路转,感觉慈悲的317又奉送给了我们两道......


Day12/10月11日
丁青—德格

原定再来一天恶战
结果丁青到类乌齐的路已经修好,所以我们下午早到了江达,决定再下一城,宿德格。

不知江达与德格之间还要翻越埃拉山,天黑黑,等到越爬越高,且分辨出高天上的灯光不是藏民的房屋而是车灯时,我们也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到了山顶,看一下手机,显示海拔为4500米。

其时,月光如水,远处的云隙里星光闪耀,山谷中的云海在月光中浮动,山下又有一段灯光向上照彻云海,皎洁、壮美!由于路面狭窄且毁坏颠簸,未能停车拍照。


Day13/10月12日
德格—马尔康
走过万水千山后
风险识别的意识自动调降,我们甚至根本不管雀儿山在哪里。

出德格,雾开始弥漫,越来越高才查证——雀儿山是也。

但已经开始下雪,山下在热火朝天的开凿隧道,山上的路已不再维护,但能通行。路面被一层橙色的泥土覆盖,坑洼不平。半山处开始落雪,越下越大。

心中不期然掠过青莲那首著名的大雪诗,
“烛龙栖寒门,光曜犹旦开。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北风号怒天上来。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

不身临其间,无法领略诗中“燕山雪花大如席”的描述,无法想象进入雪线以上的奇险:刚刚还在议论这所谓的川北第一险山名不副实的我们全部屏息静气——降雪导致它的风险指数飙升为全路程第一。

与大货车会车时,大货车一律逆行贴山体停靠,我们走左侧绕道悬崖边缘过去;加油提速的时候开始出现轻度甩尾;能见度越来越差......其险也若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用一个上午的时间翻越雀儿山,下山后到达甘孜县城,遇“跷脚牛肉”,大快朵颐后上路,心情和风景各有不同。


是夜,宿马尔康
风声雨声里,枕边的梭磨河一夜奔腾......

马尔康已经是四川境内,海拔降至3000多。

最后一次回温着青年活佛的那首诗:
夕阳印证着雪山无我的智慧/爱情与梵心同样白得耀眼/离别后,晚风依然珍藏着她的誓言/誓言中的青草早已枯黄/没有什么远近之分/世上最远的也远不过隔世之爱/再近也近不过自己与自己相邻/此时,远处隐隐传来琵琶声/那是她弹的/却不是为我弹的……

此地一回,
西藏,拉萨,
也许是尘世之爱的距离,
也许是自己与自己的相邻——
所有的距离都取决于人类自己的心灵,
有多远也会有多近。


马尔康去九寨沟
一定不要选择理县汶川方向,要在三家寨岔口选择去红原县城方向,这样你才有资格涉嫌滥用下图的色彩。

我们在奔跑了2567.4Km后,与美丽的317道一声再见。过俄么塘花海、黄河长江分水岭、月亮湾后,用一天的时间到达九寨沟。

所幸
车里还留着景区内藏家的电话,他们以亲戚的名义接进去。在丰盛的晚宴中,一路被严格控制的青稞酒奔腾而入。

月上中天,我等漫步下去,到达著名的诺日朗瀑布。

月光与流水倾泻而下,正所谓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木香缭绕的房屋,我们就住在这里。 图8,月光下的诺日朗瀑布,对焦非常困难,且瀑布下水花四溅,随便咔嚓了几下就收工了。 但全部行程中唯有月光下的诺日朗可以被称为忧伤秘境。


返程


Day15/10月14日
九寨沟—返回

▲图1,虔诚的朝拜者

旅途遇到很多虔诚的朝拜者,他们磕长头前往拉萨。

有人认为这种做法不可思议甚至是愚蠢,但除了微笑和平静,我没有从他们脸上看到任何痛楚。

尤其是图1,他看到了车内我同伴的镜头——尽管这种拍照方式缺乏尊重,但他虽匍匐于地仍微笑着:“扎西德勒!”。

那些结队朝圣的藏民,面对我们的时候也是主动微笑或者挥手,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想象。

那种平和,干净得如高原上的天空。

若不曾体验,我们的评价真的正确吗?
那么,请试着回答一个问题,以我们拥有的知识和财富、地位和成就,能换算为与他们同等的喜悦吗?

如果不提取他们对于生命的意义感作为参照,仅采用我们的价值观,我觉得,我们,没有正确评论他们。

旅行的意义正在于此,除了物理上的景观,它另有一条在内心与风景平行的路线。

文章结束了,风景永远定格在心里,
一一变成精彩的图片作为余生里的每一次回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光明顶SinoPoem

GMT+8, 2018-8-20 20:45 , Processed in 0.009449 second(s), 1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